• 文章

    28
  • 经验

    371
  • 访客

    9677

缅甸——在最好的时光,遇见最美的地方

2013-09-07 00:13
此文章已经投稿到“传照片投稿百大旅行家活动”活动
0
+1
您已经赞过了
1

阅读次数

 Gap Year第三站(TheTrail Of Myanmar)

缅甸——在最好的时光,遇见最美的地方








文/筠曦

 

对于缅甸这个国家,我几乎没有任何概念,促使我决定突然去缅甸的原因,更多的是来自于《昂山素季》这部电影所呈现出缅甸——她曾经是号称“东南亚的明珠”的古国,而现在却沦为“富饶中的贫穷”;她的军政专权与西方抵制;她对于我的陌生……这些都深深吸引着我。

而事实是——缅甸,不需要刻意去期待。

在缅甸,每一刻,你都会收获满满的惊喜。

 

七天时间,走过了仰光、蒲甘和茵莱湖,遗憾的是因为时间问题没有去成首都内比都与古城曼德勒。除了Shopping,一共花费不到1000元。一个穷游者就是这样欢快地飞奔在路上。

 

仰光(Yangon):思想者的伊甸园  

    

仰光(Yangon)是缅甸最大的城市,也是最有人情味儿和生活气息的城市。

 

缅甸分雨季和旱季,最好的旅游季节是旱季的时候。我去的时候是八月份,正值雨季。

 

初到仰光,因为是雨季,整个城市都被雨包裹着,湿漉漉的,充满了潮湿而迷离的气味。

下雨天总会让人的心情变得很down,在乘车前往旅馆的路上,望着玻璃上迷蒙的水汽,不禁产生了一丝丝仿若小猫挠心般忧郁的情绪。

所幸,很快,这份情绪就被当地居民铺天盖地的微笑冲淡了。车行在路上,随处可见微笑真诚而友好的居民,偶有人还会在路边向乘客招手问好,做出“Welcome”的姿势。

 

这座六十年前曾为东南亚最繁华的城市,其内里的风情依然优雅而迷人。与国内城市不同的一点是:仰光非常贴近自然。整座城市仿若一个巨大的公园,到处是植物,花草和佛塔。在城市中穿行,就像在林海中穿行一样,窗外时不时闪过一株红红花、黄黄花的树,很赏心悦目。仰光给我的感觉就是林海中镶嵌着公路一样,站在高处时不时可以看到一栋栋殖民时期留下的老建筑,这边的树一般都是很粗大的,充满了原始而自然的情趣。

 

作为缅甸曾经的首都,在这座城市里能看到依稀的现代化和规划的痕迹。偶尔有几栋高楼,或是带有多彩的灯的广告牌,也能看见沿路的居民和店家使用的一致的白炽灯,还有很多“❤ revital”标识。

 

越往市里走,道路越来越拥挤,道路两旁的行人也越来越多,房子也越来越紧凑。

这里的居民大多穿着“沙龙”,这是缅甸人民最重要的服饰——一条方布布,围在腰间,若是腰带松了,尽可当众大街上直接重新系上。男士上身一般是单色尤其是白色居多的衬衫,下身的沙龙色调基本偏重,墨绿,深蓝,黑色,深红,或是方格子,或是密密麻麻细纹。当然也有些偏向现代的打扮,西裤及少见的牛仔裤。女士则是,短短的布上衣加上长长的花沙龙,或简约或花枝招展。脚踩人字拖,手提多层的不锈钢饭盒,拿着雨伞,时刻准备着突如其来的降水。时不时的亦可以看到赤脚的僧侣匆匆走过。

 

在仰光有很多为背包店开设的小旅馆,价格适中,位置多在闹市区,条件不等。我的旅馆是提前在网上订好的Friendly Backpacker·s Hostel,价位合理,前台小哥友善而微笑迷人。放下行李,立刻冲出去寻觅大排档,第一顿午餐是炒饭,配以许多青椒与番茄酱,辣辣甜甜,令人非常有胃口。之后的行程中,也开始发现到当地的食物主要以米饭为主,佐以各种辅料,很容易就收服到女孩子的胃。

 

大金塔(Shwedagon Pagoda)是仰光最有名的景点,门票5美元。游览大金塔最好的时间是下午三四点,随便找层台阶坐下,静静地观赏每个细节都繁复精美的大金塔,等待日落。当地的佛教徒一般在下午五点以后也会陆陆续续的到这里拜访,点上虔诚的蜡烛,坐在金塔旁为家人,为自己,为生意等座着不同的祈祷。

 

闲坐在石凳上,与一位当地警察聊天,他告诉我缅甸人是没有姓的,只有名字。昂山素姬也不是跟昂山将军姓“昂山”,而只是把父亲的名字,加入自己的名字而已,她的朋友都叫她Suu,缅甸人则尊称她为DawSuu,“daw”就是“lady”的意思。

 

从他口中与身上也体会到昂山素季提倡的“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对缅甸人的影响。缅甸人的平和与安分虽不是独特的,但却令人倍感亲切。走在路上,我从来没有担心过在这里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生,留给我的只是惬意的放松心态和些许的探秘惊喜。

 

在仰光呆了两天,每天都会窝在大金塔旁发呆。这座曾经喧嚣而浮躁的城市,现在正用其内里的风雅来感染与征服所有居民与远道而来的游客的心。仰光虽然是大城市,却是一个适合静下心来放松与思考的地方。在仰光,我也逐渐想通:花钱买的衣服,鞋子,包包等,它们本身的能量是很少的。能量来自于你自身的思想,它最终会行成并塑造你的命运。我觉得女人最好的化妆品就是微笑和一颗快乐的心。希望我能够吸引你的就是我是一个永远都快乐的人。   

 

蒲甘(Bagan):千塔之城

 

在一本关于朝鲜的书里面,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朝鲜某高官访问缅甸,他问陪同的缅甸官员:“你信佛吗?”

“信,这里信佛的人分两类,那些无知的群众真的相信佛能治百病,但是像我们这样有知识的人不信那一套。”

“那你为什么信佛呢?”

“为了内心的平静。”

“内心的平静?”

“想到死,谁都会恐惧。相信佛,祈求永生。”

 

缅甸是著名的“佛教之国”,佛教文化已深深烙在缅甸人的灵魂里。在缅甸,孩子们都要在未成年前都有一段做沙弥的经历。否则,就会受到社会的蔑视。佛教徒崇尚建造浮屠,建庙必建塔,缅甸全国到处佛塔林立。因此,缅甸又被誉为“佛塔之国”。

 

而蒲甘王朝,做为与柬埔寨之吴哥窟、印尼之婆罗浮屠同为世人称道的世界三大佛教奇迹之一,则承载着缅甸佛教最盛行的灿烂而辉煌的时代,直到现在,在蒲甘还有将近3千多座佛塔屹立在Ayeyarwady河边的平原上,看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在蒲甘,最好的交通工具是单车。但要注意的是一定要涂好防晒霜,不然蒲甘的阳光浴突如其来的暴雨总会让你皮肤大大受损。

 

清晨起来,骑行去看日出。古老的城墙令人魂牵梦萦,看着残旧斑驳的老城墙,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曾经的兴盛繁荣。从外望进去,老城里没有其他显著的建筑物,只是稀稀落落的树木不太规则地散落,宽宽的护城河更是将古城与近现代的风味相隔个彻底,不沾不染,老城的故事静静地躺在那里,任外面的世界发展去。

 

下午,骑行去看佛塔。相传蒲甘地区曾有400多万座佛塔,这些建筑精巧、风格各异的佛塔遍布城内城外,无论闹市或者郊外,都能见到踪影。古城已衰,但佛塔仍彰显其恢弘肃穆的气势。这些佛塔形式不同、颜色各异,高低不一,但都精雕细刻、独具匠心。

 

骑行的一大好处是自由随性。虽然独自骑行在沙路上、迷失在万塔之间、沉醉于悠扬佛音中,好似踯躅独行、漫无目的,然而当你登上一座佛塔,看阳光倾泻在林立于平原之上静谧的寺庙之时,此情此景,无法形容的震撼人心。文字有时候是无力的,越是想表达,越无法逾越语言的障碍。蒲甘,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与千万年前的历史相触摸。

 

而到了傍晚时分之时,蒲甘平原上的血色黄昏,也开始准时上演。站在广袤的原野上,望着如血般的黄昏,脑海里轰隆而过的,是当年的蒲甘王朝是多么的不凡。虽然经历过地震、战争和时间的打磨,这古城却依然好似几百年前的老样子,始终保持着不卑不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姿态。

 

永远记着在2013年8月4日,这一天在缅甸蒲甘,我将日出和最美的日落都看尽,这幅壮丽如恢宏史诗的画卷,之于我来说,一生都不能丢掉的心灵财富。看到光,就有未来,就有春天,就有一切。我不想若干年之后的墓志铭这么写:“躺在这里的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因为她爬不出来了”。而是:Her dream is priceless and she is priceless。”。

 

据说蒲甘最佳旅游时间是11月份,那个时候可以拍到云雾缭绕胜似仙境的超美大片。期待下一次与她的再次相遇!

 

茵莱湖(Inle Lake):美丽的水上世界

 

如果说蒲甘象一位长须老者,诉说着千年的历史,那么茵莱湖更似一位妙龄女子,清纯朴实的娓娓道来田间水乡的清新生活。

 

茵莱湖是缅甸第二大湖,亦是一片静水泽国。在这里,一切似乎都漂浮在水上,房屋、市场、花园,甚至寺庙,身处水天一色的湖面,你会发现人类仿佛倒退到远古;静观蓝天上的水鸟和碧波中的鱼群,你会为大自然的美丽和谐所陶醉;时间会不知不觉从手缝中流逝。这里仿若一处远离世俗的世外桃源。

 

既经济又能体会缅甸当地民风的交通工具是长途汽车,许多荷包不够殷实的游客(比如我)会选择从蒲甘乘12小时的长途车到茵莱湖。每天4:00发车,当天17:00到达,车费10500基亚。长途车路上要停许多次,除了吃饭,还有喝茶、喝咖啡。长途汽车停在ShweNyaung村,从这里打车到去茵莱湖的必经之地——娘水镇(Nyaung Shwe)约3000基亚,乘皮卡车约500基亚。然后从镇子里乘船只抵达茵莱湖。

 

   娘水镇位于茵莱湖北部,镇子不大,半小时就能逛遍。这里有许多旅馆,因为独特的地理优势,因此也是大部分游客前往茵莱湖的必住之地。我订的Paris Inn的房间条件不错,6美元,有单独的卫生间和淋浴热水,店员非常帅气而热情。

 

   刚到茵莱湖的下午,提着行李,走进娘水镇的时候,正好赶上大象舞,特别有意思,大象和着当地打击音乐翩翩起舞,跳得甚是快乐。

 

   当晚出门觅食,发掘出许多风格独特的小餐馆,中式的、西式的、缅式的一应俱全。在一家名为“Hu Ping Resturant的”的中餐馆里点了一份咖喱鱼套餐,用茵莱湖里的鱼烧成,肉质细滑,味道鲜美,价格合理,味蕾与心情High到共舞。

 

   当晚在旅馆里与其它几位欧美游客一同拼订了一辆船。第二天一早,“船长”来旅店接人,从湖口乘快艇(说是快艇,其实就是在木船上安个发动机),疾驶到真正的湖面大概需要40分钟的时间。

 

湖面的景观真是壮丽,两岸被苍翠的山峦环抱。湖上的渔夫最引人注意,他们站在船的尾部,用一条腿缠住木桨踩水前进,用双手撒网捕鱼。这也是茵莱湖的一大特色——用脚划船。据说用脚划船比用手划船力量大,另外由于当地人一辈子生活在水面,很少走路,为了保持四肢发育平衡便用脚划船。在外人看来,很是奇特与有趣。

湖上的第一站是水上市场,是一个在湖中搭建的大集贸市场,可以买到当地人自制的雪茄、丹纳卡,还有一些银器、漆器和木雕。这里的雪茄没有添加任何化学品,味道很醇,价格也不贵。几乎人人家里都有座小石磨,用来磨一种黄香树树皮的,磨成粉状再沾水擦在脸上可防晒去斑,这种粉就叫丹纳卡,涂抹它是缅甸人的习俗。用前店后厂来形容这里的作坊未免有些夸张,但实际情况确实如此,这里几乎遍布家庭式的作坊,全家老小一起动手,有说有笑的非常热闹。

 

其中比较吸引我的就是当地妇女脖上的装饰。缅甸当地的巴东族妇女有一种很奇特的审美观:她们都以脖长为美的标志。据导游说在她们5岁时她们的父母就会请精通套环术的“村医”,先给女儿进行颈部按摩,然后把铜环套到她们的脖颈上。铜环越多脖子越长,就意味着越富有越美丽。

 

   当我看到眼前这幅真实的场景时,还是多少有些惊讶的。这些项圈从五岁要一直加到二十五岁为止,项圈只能往上添,不能往下拿,而且终生都要佩戴,就连睡觉也不能取下。对我们来说,睡觉和洗澡是很舒服的事,而对她们而言都是极为困难的。真是一种“美丽的酷刑”。她们的脖子因为常年佩戴沉重的项圈,已经变得非常脆弱,一旦把它摘下来,她们脖子就会因为失去支撑窒息而死。所以,巴东族处决有外遇的女人就是把她脖子上的项圈强行摘下来,任其死亡。

 

   看她们劳作的表情,好像不是很轻松。作为茵莱湖一个“残忍”的旅游项目,游人们都是在一旁默默观看。希望这种“酷刑”不要再延续了。

 

   第二站是一座寺庙,庙里收留了数十只流浪猫,胖胖软软的,眼神清澈,乖巧得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和尚会带着小猫表演跳圈,很是精彩。

 

下午时分,坐在寺庙台阶上,拥抱着呈现出金橙灿烂的温暖阳光,直视着天边那浓郁着粉红色的晚霞,和尚那红色的袈裟在此刻也显得如此多情。桥下岸边的绿色农田升向远方,枯萎的古树停在远方,不知哪天又会古木逢春的绽放生命。金色湖泊中荡漾的小船就像镶嵌其中的珠宝,令人满目生辉。

 

后记

    

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一个最美的地方,这就是缅甸。

 

这个近在咫尺的邻国,其丰富与深刻,超出之前的所有想象。深山里有海一样浩渺的大湖,干旱的平原上是三千座不朽的佛塔,仰光城在六十年前是东南亚最繁华的都市,而茵雅湖边一个朴素的门牌里,住着吸引全世界目光的昂山素姬。缅甸的兴起与没落,以及如今初绽的曙光,会不知不觉感染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好像你也参与到他们的命运之中,或者说他们的命运,本来就是人类命运的缩影。

 

在缅甸读到过一句话,写在厕所的门上,可能是最好的厕所文学:Pleasedon't forget,among all the treasures of Myanmar,the most valuable treasure is the smile of her people。(请不要忘记,在缅甸所有的宝贝与财富中,最珍贵的就是她人民的笑容。)虽然积年的腐败与独裁,毁掉了这个国家的经济,也拆散了许许多多家庭,但无论是山中的孩子,还是城里的时髦青年,无论是僧侣,还是路边卖茶水的老人,都会对素不相识的任何人,露出略带羞涩、腼腆的真挚笑容,足以融化最冷漠坚硬的心。这样的笑容,让人确信这个国家依然充满希望。

 

从缅甸回来后,我同去过那的很多人一样思绪飘浮了很久。有本书里提到关于缅甸的一句话,记忆犹新,并换成了我的签名:每一刻都应该全心全意地生活。

 

缅甸,富裕与贫穷相伴着,和平与冲突相伴着,微笑与渴望相伴着的国家,魅力刚刚揭开面纱。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