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92
  • 经验

    3296
  • 访客

    53517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2015-12-16 21:45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1521

阅读次数

    这两天的乌镇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热点,我们却是误打误闯踩着前奏走进了乌镇,老天爷也应和着节拍,连续阴雨后也睁开了双眸。

 

    没有多少游客的古镇,却不失人气,耳边是轻声的吴侬软语,初冬时节的东栅就如看着舒服,愿意接近的素颜女人,没有言语,只有目光,引导你随意行走,无所谓景点,漫不经心的拍摄和张望是我在异乡最贪恋的状态。

 

    乌镇地属江南,自来有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的美称,除了商贾繁盛之外,更是出才子的地方,这个小镇的人,知道有个叫茅盾的文化名人是他们的老乡。现在,木心这个曾经陌生的老乡,正在被更多的乌镇人知道,茅盾故居和木心故居在一条街上,相隔不过500米。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第一次见到木心的的照片,直觉先生相貌好,有着江南男人少有的高鼻梁,轮廓非常立体,与他的目光相会,深邃专注但似难亲近,岁月和学识涵养出了他身上惊人的闲静从容,他看着读者,浅笑着,狡黠而慈祥——这是木心暮年最真切的神色。

    以我的学识是永远不能读懂木心,虽然能引用部分木心著作里言语,但只是只言片语,为什么?因为我们代人已经被深深包围并浸透在自己的阅读经验之中。

    初读木心先生,惊异、赞美者有之,不习惯、不懂得而茫然漠然者也有之。我斗胆以简略的方式陈述这种阅读经验,那就是——当我们打开木心先生的书,很可能不是我们阅读木心,而是他在阅读我们。

    木心先生在阅读什么呢?阅读我们的“阅读经验”。



    木心的优势是从小接受了传统私塾教育,又得益于纽约的国际视野。而我们自小对传统文化充满鄙视并且无知又因为政治原因,对西方文明同样充满鄙视和无知,后果显露出来,就是造成了几代浅薄的作家和读者。相形之下,反倒是不曾烧书不曾批儒的海外,我们熟知的梁实秋、林语堂、余光中、董桥、胡兰成,以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

    这时,我们才发现,传统也是美的



    不知谁说木心的书不是枕边书,而是需要坐直、慢慢的品味,木心的文字很美,初次读它,你觉得美,那就是美学本身的力量,不仅仅是词法、句法美经过时间、历史、生活的历练,更为醇美,就像蒸馏多少次以后的酒,看起来透明无色,但实际上非常浓烈

    木心先生的一生,很慢,很慢,慢到只够爱一件事,那就是美,诗歌美、散文美、小说美、戏剧美、绘画美、音乐美。从诗经里的草木美人到希腊罗马的诸神从曹雪芹的《红楼梦》到拜伦、叶芝的诗选,从尼采的“超人”哲学到蔡元培的美育呼唤,从倪云林的笔意到林风眠的神采……都是他的心头好,他爱这些美,了解它们、熟知它们,并对它们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最后五年居停乌镇,果真做起了隐士。他不愿成为这个喧嚣时代的一个话题,情愿与他倾心的过往先哲作跨时空的心智对话

    用他的诗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替我们发出了心底的渴望当下的我们,在匆忙、嘈杂、追名逐利、渴望成功的社会洪流中,还有没有诗意生活的可能?我们还能否寻到生活的美?


    他晚年不喜见人,犹怕光线,白日亦要拉上窗帘。谁理解他?怕是丹青也不能,我在想,丹青先生做的许多事情,是对还是错?他引进木心,安于乌镇。逆着诸多非议与误解,恭敬其事,然而木心先生高兴吗?谁能排解他的孤独与孤单?

    “我所见的生命都只是行过,而无所谓完成”,这是木心先生印在《同情中断录》扉页上的一句话,我们也好,他也好,必知他的一生不止行过,而是完成。

    此刻,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乌镇,流光溢彩的灯光打造着千年古镇,现代文明来到了这里,这里难道是木心先生心里永远的乌镇?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1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2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3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4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5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6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7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8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9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10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11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13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14

 

美美的乌镇,慢慢的木心


P15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