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7
  • 经验

    190
  • 访客

    4256

曾经只存在梦想中的稻城-亚丁

2014-04-08 19:09
2
+1
您已经赞过了
0
3天 2014.01.27 - 2014.01.29
景点:
途径酒店:
706

阅读次数

昨天在亚丁景区骑了5个小时的马,脸和手彻底得被高原紫外线给毁了,手被晒成了明显得黑白两道,脸上色斑非常明显,屁股还疼得要命。不过昨晚却是我这十多天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半夜醒了,可以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以及繁星点点,清晨醒来看见不远处的雪山被照成“日照金山”,在海螺沟错过的,这里终给我遇上。
    他们今天再次上景区去了,本来是计划今天骑马上络绒牛场,昨天就徒步去冲古寺和珍珠海。但昨天是我身体最不适的一天,所以直接叫了匹马去了冲古寺和珍珠海,后来想想如果第二天再去络绒牛场我又要多花70块从龙龙坝到冲古寺的马费,所以索性就一天全去了。马费是分段算钱的,从龙龙坝到冲古寺来回70,加珍珠海40,加牛场100。给我牵马的藏民只有30岁,可是看起来起码大了我10岁以上,她还说我看起来有30了,问我有几个娃,我厥倒。她的小马才6岁,很乖很听话,就是跟我一样体力不太好,走几步就喘;是一匹黄棕色的小马,非常漂亮,我当时第一眼看中的就是它,没想到付了钱竟然真的就把它牵到我面前了,缘分啊这是。就是这匹小马驮着我走了5个多小时,后来我们停在冲古寺休息时,把她栓在一匹黑马旁边,走的时候,那黑马竟然开始嘶鸣,一副不让它走的样子,我们骑出去大老远还能听到那黑马的叫声。马夫悄悄得跟我说,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我又很八卦得问了句:“那他们晚上住在一起么?”
    亚丁是这次行程中重点中的重点,可以说,我就是冲着它而来的,可是它却让我如此的失望。因为来的季节不对,我相信如果是9月份,这里一定非常得美;可是现在看到的都是灰暗的枯枝和在海螺沟已经看厌了的雪山。这210的骑马费加80块的门票钱让我觉得很不值。不过住在没通水没通电的亚丁村里,体验着藏民的生活却让我觉得非常的开心。
    昨天晚饭吃的是主人家特地炒给我们吃的土豆丝和白菜,外加番茄蛋汤,全都很淡,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一小碗饭给咽下去。吃完饭大家一起围在火炉旁,喝酥油茶吃青稞饼啃牦牛肉干,那个牛肉干放在火炉里烤一烤再拿出来吃,非常得香啊。他们那个火炉真是太多功能了,放个锅能炒菜,放个圆铁板能烙饼,放个大壶能烧水,酥油茶的壶放在边上就能一直加热着,柴火烧完了捡出来放铁筒里还能给我们取暖。我跟着他们家的小男孩爬到了三楼平台上,可以俯视整个亚丁村,和后院里的刚出生一天的小牛,我好奇说怎么牛刚生下来就有那么大啊。郭又乘机取笑了我一通说城里的傻女孩没见过市面。
    亚丁村还是非常落后的,水龙头里没有水,电灯泡里只有非常微弱的灯光,晚上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只有围着火炉聊天。我带了电筒却在最有用的时刻耗尽电池,这里连电池都没得卖,手机在这里信号全无只能化身为电筒和手表,据说联通的在这里能打得通,一路在山里头开着也只看到联通和电信的广告,果然是联通比较注重农村市场啊。
    晚上村里漆黑一片,我搬了凳子坐在院子看着满天繁星,城市里长大的我,从没看过那么多的星星,不过只坐了5分钟就冻得不行,转移阵地窝床上去了。
    白天村子里安静得吓人,只能偶尔听到猪叫狗叫声,村里的能走得动的壮年都拉着马上景区当马夫去了,据说这两天是种青稞的季节,每家都留了人在田里忙活着呢。她们都走了,我一个人在村里无聊坏了,早上起来去了火炉那里,主人为大家煮了粥,我一看连基本配置-泡菜都没有,肯定又很淡,索性还是喝酥油茶吃青稞饼了,这家煮的酥油茶还是不错的。吃完早饭,我就乘着太阳还不猛,在村子里到处兜兜,看到得都是老人与小孩,都不会汉语,语言不通也没法交流,不过拍了一些人物照哈哈。我正想着我的午饭该如何解决,碰到一对来自成都的夫妻,他们在这里开客栈和饭馆的,据说他老婆吃不惯那些藏民的东西,每顿至少是吃面的,我心里惊呼“太棒了,就跟着他们蹭饭了。”谁知道在他们家聊到1点多,人家也没有要去做饭的意思,我肚子已经快饿遍了,只好在心里叹了口气,跟人家告辞回自己房间继续吃巧克力和饼干当午饭了。算起来这一路,我们几乎每天午饭都是这么靠零食解决的,只有在晚饭的时候才去吃炒菜什么的。下午太阳太毒了,我实在是不敢出门,只好坐在房间里发发呆写写游记什么的,到了3点多村里的马儿陆续都回来了,可是我的同伴们却还没有回来,我继续无聊,无聊得差点想去骑牛玩了。
    到了4点多,他们总算回来了,貌似很不高兴的样子。原来她们今天遇到的马夫很过分,不单是跟我昨天的一样没有真的拉到牛场,而且价格贵了20块,还一直要加价,还抢她们的纸巾啊食物啊什么的,中间一段还不牵了,任由马驮着他们乱走。对比之下,我昨天那个马夫真是算很好了,我一开始还为她没有把我拉到真牛场耿耿于怀呢。
    7点多,我们回到了稻城,还是东坡饭店,有史以来吃得最满足最干净的一次,点的菜都吃光,还很奢侈得在高原上吃到了西瓜。我明明是吃撑了又不是醉了,竟然一直嚷着说要去汽车站等那个帅司机,看来那司机果然魅力不小。
    回了亚丁人社区,雪狼子出来迎接我们,我们的房间还是老样子,乱成一团,被雪狼子取笑说“这就是两个女孩子的房间啊。”明明是他自己懒得叫人收拾,我们都退了房的。晚上无聊,央央在亚丁牌瘾没满足,回来又去找了另外一对夫妻追着要打牌,我跑到天台上继续看星星,虽然这边没有亚丁的多。雪狼子等客人等得无聊也跑上来跟我聊天,在他的指点下,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北斗七星呢,原来真的存在的。我又问说,那牵牛织女星呢。他说,牛郎跑了,织女改嫁了。典型的对婚姻生活排斥的人,呵呵。

 

2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