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13
  • 经验

    6390
  • 访客

    168645

忽然很想去漠河

2005-10-10 16:53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1,413

阅读次数

漠河冬天最低气温零下45度,鬼才知道那里的人是怎么生存的。就在这两天,我去朋友那里吃饭,他的二姨一家人也来做客,原来他们在漠河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
那是满天白色的世界,冰封的世界,寒冷的让人恐惧、漠然、顺从以及更加坚强。我记得小时候哈尔滨很冷,下雪很大。大人们扫干净路上的雪,雪堆在旁边的小树林里,于是就有了天然的战壕。
我们分成两伙,互相投掷雪团,大喊着达到日本帝国主义,尽管当时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做帝国主义,只是知道鬼子最坏。大家都把自己当成红军,把对手当成鬼子,于是战况激烈,越打越热。
雪团里无意间也会包上石头,集中面部的话,肯定流红。于是就哭了起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混合着血全冻在了脸上和胸前的棉袄上。
捉迷藏的时候也挺有意思。有一个聪明的小子,在雪堆里挖了一个洞,然后钻到里边去,又把洞口简单地封上。这TMD谁能找到他,可见这样的小子极其聪明,未来有寰宇之才。可是这个小子,等别人回家了,他还躲在里边,害得大人们一顿好找,以为出了什么事故。后来看着哆哆嗦嗦地回来了,又免不了一顿胖揍。
可是他长大以后,并没成为包容天下的旷古之材,反而为了生计四处奔波,他常常凝视着某一件东西,那刺骨的风雪、温柔的雪洞、冻僵的面孔,似乎都成了遥远的记忆,仿佛与自己毫不相干似的。
差异是那么大,甚至让人开始怀疑起来了,难道真的事吗?两年就会有一种变化,那么五年、八年、十年、二十年呢。
变化悄悄地映衬在脸上,成一本可阅读的回忆录。那寒冷的天气,今天已经体验不到了;那欢声笑语的童真,今天也经体会不到了;那躲在雪洞里因害怕而心跳的情景,今天体会不到了;还有那无数梦想,那种期盼,那份炙热的情感,伤害着今天的人,变成一重重的负担,压得那个人几乎喘不上起来。
气在心里,仿佛总是要膨胀出来似的。尽管常常叹口气、长舒一口气,然而,不变的仍不变,该面对的还要面对。只是有些不曾发生,而想象的多时,还真以为就已经发生了!
算了,忘记那些吧,为了不再忘记。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