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36
  • 经验

    2170
  • 访客

    30306

13年前穿越通麦天险,如今已成永远!一条最让自驾老江湖缅怀的进藏路

2017-09-20 22:04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1,899

阅读次数

西藏,你为什么吸引所有人!


有徒步的;有骑行的;有参团的......


或许你对前面几种进藏方式还有不满足,认为有的过于自虐,有的过于束缚,那今天这篇13年前的自驾滇藏线之进藏实录,极有可能是“最吸引”你的一种方式。


那次经过将近一年的准备,我们于八月初出发,从广州自驾车开始了漫长的西行之旅,四条进藏路线,之前自驾已经走过青藏线,这次我们选择的是走滇藏线,然后往阿里,再走新藏线往新疆,一次豪情万丈的万里长征,前提,是在未了解清楚阿里及新藏线路况的情况下,我估计那时候如果了解清楚了,未必敢去,哈哈哈。


天地遨游,畅快开心,自驾之旅,如画山水,秀丽景色,常伴路途,这一年是第一次走滇藏线进藏,沿途许多修路颠簸,横断山脉峡谷亦是处处触目惊心的地势险要,进入藏区以后,那时候最难走的路段之一是通麦天险,现在已经来到了美丽的西藏林芝地区,几个小时的紧张行车,让人疲惫。停下来,下车松松筋骨,欣赏一下这个叫做西藏江南的美丽地方,待会再继续出发。


旅行,关键的还是一种心情。对于俺来说,咖啡是必备的。

滇藏线,称之为一条风情万种的进藏线,也叫做滇藏公路(国道214线)南起滇西景洪,穿过横断山区原始森林,沿横断山脉横跨金沙江,翻越海拔4300余米白芒雪山,经西藏芒康、左贡,从邦达开始,与川藏318国道相接,跨过五条源远流长的大江,包括澜沧江、金沙江、怒江、帕龙藏布江、雅鲁藏布江,是所有主要进藏线路里最多姿多彩,包含元素最丰富的一条路线。


最艰险的是帕隆藏布江大峡谷段,经通麦天险,塌方泥石流是家常便饭。闻名遐迩的茶马古道及古城丽江,大理和古老的马帮文化都融会在这条滇藏线上,全长约1930公里。


通麦天险位于滇藏线的波密县到林芝八一镇之间。


沿着帕隆藏布江峡谷西行的几十公里路段,是中国最典型的泥石流区,道路凶险,山体滑坡,路面下陷,飞石砸落无所不在,数十公里路面全都是临时措施,推石填土,修修补补,能过则过,所有道路规范在这里都完全行不通,过了通麦大桥后的102道班路段十几公里,是其中最难走和最危险的路段。


出发之前,我们收到另一个已经出发在路上的朋友发来的手机短信,那时候还没微信哈,短信大概内容如下:建议你们不要走滇藏线。八宿前面遇大塌方,所有车辆被堵十日,我们到达的前两日才勉强通车,好险!过帕龙藏布大峡谷时险象环生,人人后悔没预先买保险、写遗书。另外,川(滇)藏线西藏境内的所有线几乎日日有修路的路段,在邦达前有路面要铺柏油,十几天来白天全日封锁,只有晚九点至早七点通车。我们为了一段一百米的路,从早十一点一直等到晚九点!你去时正逢雨季,估计情况只会比我们更糟。建议由格尔木走青藏线(除非你有充足的时间预算)。


由于这条短信,其中一位准备同行的伙伴被家人极力阻止,终于还是取消了自己的这次计划,很遗憾。


另一个伙伴强哥2001年走过一次滇藏线,各方面的户外经验丰富,而且去年我们一起自驾车去过稻城,我对他是很有信心的,还有好朋友小雷,B牌驾龄将近十年,户外经验也是非常丰富,曾经徒步行走过云南梅里雪山下的雨崩村,那时候很原生态,全程徒步,体力毅力非比寻常。


而我呢,虽然向来做事拖拉,但是一想着游山玩水就什么都抛到脑后去了,哈哈。计划了那么长时间,总不能半途而废,而且高原的风光对于我来说太吸引人了,所以我们的计划并没有改变,四人一车,比原定计划提前到8月3日出发了。


我另外的好朋友叶子,他们一行五人,比我们早半个月从广州出发,每天都发短信给我,告知前方路上情况,在通过通麦到达八一后发消息告诉我一定要小心,下雨时千万不能走。


通麦大桥介绍:

这是川藏线(滇藏线)上波密-林芝的唯一通道。通麦路段是川藏线最险的一段路,号称“通麦坟场”、“通麦天险”!这是一段让司机谈“路”色变险路。


通麦天险,在波密县城和八一镇之间,全长14公里,这段路平均要走两个小时左右。这里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甘肃省舟曲县号称亚洲第一大滑坡和泥石流多发地带)。

没下雨的时候,路也积水成这样,车轮子过的时候,方向盘基本没作用,整个车身在烂泥里往前滑,如果下雨更危险。


“川藏难,难于上西天”。行走川藏南线,沿线的山体土质较为疏松,且附近遍布雪山河流,一遇风雨或冰雪融化,极易发生泥石流和塌方,故通麦、排龙一线有“死亡路段”之称。


在不适合错车的路上强行错车,外侧车辆会发生坠崖的惨剧。

从进入通麦天险开始,每年雨季的山洪常将谷地两侧的山石冲垮。

就如“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仙人一般,既要保持车速提防山上滚落的飞石,又要观察路面宽窄和即将交汇的往来车辆。

那时候有武警支队年轻官兵们常年驻守于此,车辆经过通麦大桥的时候,每次只能单向通行一辆车。因为除了除了桥载重之外,还有就是预防“共振”损坏桥。

过了通麦大桥后,我们的车子在盘山沙石路上颠簸前进着,一侧的路旁到处是新鲜的塌方和滑坡痕迹,

抬头望着山上无数的石块摇摇欲坠,令人心惊胆战,另一侧的路旁是山崖,下面是滚滚滔滔的帕隆藏布江,很多路只有一条车道宽,而且七拐八弯,要不住的按着喇叭来提醒对面而来的对头车,否则万一会车就非常麻烦了,经常一个大陡坡上去就只看到车头看不到路,踩着油门冲上去后又是一个朝下的大斜坡,紧接着来个90度的大转弯,在这样的道路上行车,只要车的动力、方向、刹车及精神稍不集中,任一不到位,那可就万劫不复了。嘿嘿,只要是会开车的走过这样的路,一定是终身难忘,只会坐车的也许体会不到那种感受,哈哈。


铁丝网拦住路边山体的泥石,已经全变形了。

狭窄得仅能通过一辆车的路,全神贯注,小心翼翼,还要留意对面是否有车会头。

滇藏线之险,就数盐井乡及通麦了,盐井乡只需通过大概一公里多最危险的地区就OK,通麦最险要的路线有数十公里,其中大概十四公里是令往来司机谈虎色变及视为畏途的,三千里川藏线被通麦天险分成东西两段,以东的物资由川、滇两省供应,以西由青藏线供给。

102道班施工路段,峡谷间,山崖边土路边的山体上,到处可见新鲜的塌方滑坡痕迹,被泥石流剥蚀的地表大片大片的从上百米的山体高处直泻而下,下面很多地方的路面曾几何时已经被砸得千孔百疮而塌陷,泥石沙土落入滔滔翻滚的帕龙藏布江里,修补好的路基竟然全是用圆木垫底搭建而成,想来这样修补效率快,象这样的路面随时又会被落下的泥石流冲垮,填水泥也没用,所以只能塌一处就用最简单最快的方法凑和着过就行。想着就令人心惊胆战。

根据随时随地变化莫测的路况,滇藏线经常性的在某些路段封闭修路,比我们提前半个月出发的朋友就在路途中被阻挡,停了大半天才过的去,另外一个骑摩托车的朋友提前一个月出发了,七月中在盐井就遇上塌方,摩托车都过不去,要回头几十公里找到小村住下,等候多日才能继续走滇藏线。幸好他们一路上把经过的情况和某些在近段时间内固定封路施工的地段告知我,所以我们一路上安排着时间和行程,几乎没受到任何阻滞,来到通麦趁着这天还没下雨,尽快抓紧时间通过,佛祖保佑,呵呵。


终于走出了这段险境,真是万幸,刚走完最难走的路段后就开始下雨了,我们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行走的过程未必一帆风顺,正如世事不可能万般如意,风雨交加那是肯定有的,当然,彩虹必定也会出现的,在于你是否坚持信念,内心面向朝阳。有时何须走遍千山万水去寻觅,风雨过后,彩虹就在面前,地狱与天堂,往往不过咫尺之间。


通过通麦大桥后,车子开始进入了海拔四千米以上的美丽高原,雨停之后,在我们面前,竟然迎来了满山遍野的彩虹,平生从未在同一时间见过如此多条彩虹在四面八方,太令人兴奋啦,往后,交响乐诗般灿烂迷人的高原风光在前方等待着我们。







待续!

“中国西部摄影人最魂萦梦牵的目的地之一,因为那里有野性的呼唤,神秘璀璨的文明,每一次前往,都会重新认识这块片土地。”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