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34
  • 经验

    2035
  • 访客

    59240

冬天在拉萨晒晒太阳就好,谁说到西藏一定要穷游

2017-01-23 08:39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途径酒店:

阅读次数

  西藏,平均海拔4000以上,如果说地球的两极是南极北极,那么西藏可称得上是世界的第三极。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西藏旅行似乎与穷游脱不开关系。也许是,又或许不是。

  藏地对我而言,有着玄之又玄的冥冥天定。

  我不想去讨论去西藏是否一定要穷游。

  就像,我分不清殿前悠远的藏香,究竟化作佛缘、情思、或是仓央嘉措都不曾找寻的的双全法。

  记忆里的酥油泛着茶的香气。

  就仿佛入山红尘间矛盾的搭配,缠绕入心,难以忘其一。

  我总喜欢进藏,不限于西藏,而是整个大藏区。似乎一年没有进藏,总觉得哪里不对。有位好友总调侃我说,说我和藏区很搭,那里就仿佛总能让我找回本心,遇到瓶颈的时候回到那里仿佛一切就能破开,就能脱胎换骨。

  是,也不是,谁说得准呢。

  冬季,朋友问我打算去哪走走,东北看雪,或者东南亚看海。

  我只是摇了摇头,笑着说,我打算自己一个人,冬季的时候去拉萨,晒晒太阳就好。这或许是对于一年中本打算去转山没去的忏悔,又或者仅仅不过是想简单的找个地方一个人发发呆、理理思绪,我自己都说不清。

  也忘了有多久没再那么任性的说走就走。

  日光倾城的拉萨城,冬季寒意中透着阳光的暖意;稀薄的空气,弥漫着煨桑的淡淡迷雾。一个人,就静静的看着转经的人儿,从身边而过,宛若一场人生,时间过隙。

  其实很多时候,我想见过我回到拉萨的景象,却独独没有想到我能在清晨起来,泡上一杯茶,坐在窗边,看着冬日苍凉回旋的拉萨城,而那雄伟的在儿时就印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布达拉宫,就远远的,静静的沐浴在朝阳的旖旎中。

  突然,嘴角上扬的笑意浮现。

  这难道就是注定。

  梅里雪山脚下,雨崩村里,那帮忙取上“守望香巴拉”的客栈,多年回到也如多年后回到拉萨一般,面着窗,看到窗外的盛景,即使多少年梦回,都不曾想象。

  在藏族的传说中,有个香巴拉王国,那里仿若天堂一般,不一而足。随着《消失的地平线》一书的一阵人潮,世人又知晓了一个词叫“香格里拉”。香格里拉,与香巴拉,其实只是不同的音译,意思上却都是一样。在藏传佛教里,那是一方净土,充满幸福,随处抬眼都可见美景。

  或许正因如此,虽然很多地方的香格里拉酒店,都住过。

  却独独拉萨的香格里拉,走进酒店,就有种别样的感觉。真要说有太多的不同,实在说不上来。或许,因为它叫“香格里拉”,因为它在藏地的王城拉萨。

  晨起的睡眼惺忪,晨起的香格里拉。

  长明的酥油灯在为谁而点

  大堂中淡淡的藏香又在为谁祈福。

昏黄的灯光

拉长了谁的身影

高原红的脸庞

勾起了多少轮回的不忘

  冬日的拉萨,太阳总是偷懒,赖着床到八点有余才跳出地平线。每一日在拉萨的时光,都可以自然醒,慵懒的伸伸懒腰,慵懒的跺着步子,慵懒的吃着早餐。

  那挂着的牦牛头骨,画着图腾。因为在藏地,因为在拉萨,因为在“香格里阿拉”,所以显得那么特别,却并不突兀,反倒透着些许的高贵。

  毕竟在高原,毕竟在冬季,“香格里拉”的早餐并没有平原地区的丰富。但想想,在水都没法达到沸点的青藏高原,清晨一碗瘦肉粥,一杯酥油茶,就足以暖胃暖心,还有牛羊肉让你大快朵颐,更别提在高原稀缺的蔬菜、水果了。在每一个吃完早餐的清晨,我都相信“香格里拉”就是传说中的香巴拉。

  “香格里拉”酒廊正中垂下的钟形水晶灯,饰以大量经幡式朱红布料及青铜配饰,形似转经轮。夜深人静时分,偶有佳人纤纤玉指划过琴键,传出怎样一段悠扬婉转。我就静静的窝在一旁的沙发,听着钢琴的乐曲,仿佛身不在拉萨,仿佛心已在香巴拉。

  我喜欢“香格里拉”,喜欢它的细致入微。一如浴室玻璃门挡的吉祥结。

  我都曾一度迷失在“香格里拉”,忘了自己不过是一个来拉萨晒太阳的人。

站在药王山

望着布达拉

阳光已被夜色取代

仿若轮回

东山顶升起的月光

化作的情诗

守着拉萨城

守着香巴拉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