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3
  • 经验

    200
  • 访客

    13292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chunlinma/

个性介绍:丈量山南水北的土地,爱上从未有过的自己

巴格马蒂河畔的青烟

2015-03-15 18:12
此文章已经投稿到“艺龙带你易飞冲天”活动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8天 2014.08.08 - 2014.08.15
2,140

阅读次数

Pashupatinath Temple,简称烧·尸庙,位于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是一处建于公元五世纪的世界文化遗产遗址。烧·尸庙,顾名思义,焚烧尸-体的寺庙。这对于我这种不惧怕死·人,也不信邪气附体的猎奇少年,自然是充满了诱惑。

 

那天离开了地标建筑猴庙,我坐上了一辆油门刹车交叉踩到底的出租车。司机按着喇叭带着我穿过大街小巷,中途还当街逆行差点撞到了一辆印度TATA。这样的启程方式让我一下车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这是我让司机带我来参观烧·尸庙?还是司机想把我送进烧·尸庙?

 

但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很诧异在尼泊尔这样卫生条件极差的国度里,周围人怎么都带上了口罩,一缕青烟飘来才想起我参观的是烧·尸庙。我一摸口袋空空,也没有拿口罩,感叹自己愚蠢的同时,也只能继续走在那坑洼到不是路的路面。

我呼吸着烧尸、烧柴、印度香料、牛粪等等味道混杂在一起的空气,慢慢的接近了寺庙的入口,在嘈杂的人群中隐约看到了ticket的字样。走近一问,门票的价格居然要1000Rs,想到要和朋友再来一遍,就在附近随便看看罢了,明天再来。

我走下台阶,准备逆着人流回去,但刚走了十多米的样子,人群忽然蜂拥而至,我被人流推了回去。挣扎了几下,发现我不是这十万八千人的对手。想起麦加朝圣的踩踏事件,哪敢再继续前进,只能被人流推着走。万万没想到,我就这样被推进了寺庙,售票员都看不到我。

庙里的人山人海至今都是挥之不去的阴影,后来得知那天是当地的一位知名艺术家的葬礼,全城出动为他送葬。进入寺庙不久后,出现了胸闷甚至是窒息的前兆,我拼了命的在人群中保持着自己的平衡,好不容易躲到了桥头的角落,十多分钟后才慢慢缓了过来。后来身边被挤来一位印度朋友,作为开挂的阿三民族,居然也在吐槽这样的场景。

随后,我向露天火葬的场地挪动。我在拱门前驻足了一下,准备拍巴格马蒂河,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呵斥。回头一看,四个人抬着一副担架,尸体裹着白布,上面覆盖着红红黄黄的鲜花、装饰品,露出毫无血色的一双脚。我顺着他们一起走到了葬礼台,观看了葬礼的全过程。

清洗,剪发,祈祷。之后,熊熊烈火,在火焰中隐约看到未烧尽的肋骨,随后亡魂化作青烟,骨灰随即被扫入巴格马蒂河,让其顺河流流到印度的恒河,人生就此结束。

周围的当地居民还在用夹杂着骨灰的河水洗漱,习以为常。而我,带着杂乱与不安的心跳,匆匆离开了这里。

 

想想世界的多彩与神奇,想想生命的短暂与无常,且行,且珍惜。


—— End ——

新浪微博:所以一直走

行程规划咨询师义务为您答疑

相关疑问请留评论

正在参赛,请多支持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