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125
  • 经验

    16780
  • 访客

    440100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furui1011/

个性介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2016-12-13 09:55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2,284

阅读次数

       斯普利特,克罗地亚第二大城市,位于克罗地亚达尔马提亚行省,亚得里亚海滨,因城市名字“Split”,又被人称为“分开之城”。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从十六湖驾车经沿海公路,两个多小时便可抵达斯普利特。它位于克罗地亚狭长国土的中部,与意大利隔亚得里亚海对望。

斯普利特在克罗地亚的位置

​       斯普利特的历史,可以追溯至两千年前。古罗马皇帝戴克里先(公元244-312),罗马帝国历史上的圣主明君之一。他即位时,古罗马帝国就是一个十足的烂摊子,昔日凯撒、屋大维留下的政权已岌岌可危,元老院与执政者争权夺势,蛮族侵略、经济衰退、平民起义、瘟疫蔓延。公元235年至284年间,罗马接连出现了二十几位皇帝,平均只在位2-3年,史称“三世纪危机”。戴克里先算是罗马帝国的中兴之主,公元284年即位后,东拒波斯,西抗日耳曼,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削弱元老院的权力,加强中央集权,为罗马帝国续命几个世纪创造了条件。同时他也是罗马帝国历史上第一位正式称帝的人,意识到罗马帝国的疆域太广,推行了东西分制,四帝共治,自此奠定了东西罗马帝国的基本格局。西罗马在476年灭亡,而东罗马则存续到15世纪才被奥斯曼土耳其灭国。

       这个“四帝共治”的雕塑,目前位于威尼斯圣马可教堂的一角。

“四帝共治”雕塑

​       公元305年,55岁的戴克里先心力交瘁,决定退位,他也是唯一在任内退休的罗马皇帝。戴克里先提笔在地图上亚得里亚海边,自己的家乡附近画了个圈,决定在此修建行宫,作为退休后的隐居之所,就是今天的斯普利特。

       有趣的是,戴克里先退休后,对于国家、政权一概不再过问,在行宫里潜心研究种植卷心菜。还曾有人前往行宫想请他再次出山,但戴克里先兴致勃勃地邀请来客参观他的“开心农场”。他的意思很明确:我累了。

清晨的戴克里先宫门口

​        清晨的城市还未醒来,阳光斜斜地洒在钟楼,城墙​上。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以及一只不知所措的喵星人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很遗憾,戴克里先设计的“四帝共治”,显然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帝国的纷争,当他还在位时,尚能依靠自己的影响力控制局势;一旦退位,罗马帝国迅速又陷入内乱之中。公元315年,戴克里先逝世于自己的行宫之中。不仅于此,还遭到元老院的迫害,一切政绩都被抹杀,妻儿被囚禁于叙利亚,后被人所杀害。

        作为扼守住亚得里亚海上的交通要道,斯普利特依山傍水,海上有群岛拱卫,陆地上有丘陵高山阻拦,占有天时地利,的确是帝王养老的好地方。戴克里先建起的行宫占地约3万平方米,四面各有一座城门,以金银铜铁命名,城墙高约20米,兼有防御功能。

戴克里先宫复原示意图

​        此后的几百年间,东罗马帝国屡遭日耳曼和斯拉夫人的入侵,当地居民为躲避战乱,纷纷搬入废弃的皇宫,利用高大的宫墙做保护,慢慢就演变成为一座中世纪的城市。时至今天,宫殿就是老城,城墙就是昔日的宫墙,无法将他们分开了。整座行宫内如今约有两百余座建筑,常住居民三千余人,可以说,整个斯普利特老城区,就是两千年前的行宫。

老城区

​        整座城市,拥有固若金汤的城墙,众多的塔楼、神庙、宫殿、温泉……现在仍然是克罗地亚最大的古罗马遗址群,也是保存至今,令克罗地亚引以为豪的世界文化遗产。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去除繁华的喧闹,古老的戴克里先宫似乎静静讲述着它近两千年的故事。在经历了古罗马退休皇帝的宫殿、早期克罗地亚的建立、威尼斯共和国的繁荣、短暂的拿破仑军队入侵、一战前的奥匈帝国统治、铁托的南斯拉夫联盟后,如今的克罗地亚重新独立。历史不断更迭,唯一不变的只有这些饱经沧桑的石头建筑。

戴克里先宫核心地带

       昔日戴克里先宫的核心地带,如今却变成了如同“大巴扎”一般的集市,没有气派的大门,也没有金碧辉煌的装饰。毫不起眼的地下通道内别有洞天,遍布贩卖旅游纪念品的商铺,这里曾是戴克里先出入港口的通道,穿过通道,宫门口大理石铺就的小广场上,矗立着一排饱经风霜的罗马柱,记载着岁月痕迹的“斯芬克斯”雕塑,还有身着古罗马盔甲的“角斗士”,与游人拍照合影。只能通过残存的城墙,想象昔日的固若金汤。

斯芬克斯雕塑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角斗士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昔日宫殿的核心地带内部遍布商铺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广场旁圣多米诺教堂高耸入云的钟楼,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斯普利特的地标,戴克里先逝世后下葬于此。但不得不提的是:似乎是命运的讽刺,戴克里先在位时疯狂迫害基督教,但后来基督教又变成了罗马的国教,在他的陵墓上,却建起了圣徒的天主教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圣杜金教堂前的罗马柱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登顶钟楼可眺望整个老城区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漫步于老城区中,似乎每一幢房屋,每一块石头都有上千年的历史。到这里才知道,原来世界遗产也可以这样亲民,也可以不用绳子拦起来收门票,或是高高在上令人瞻仰,尽管依然是突兀矗立的残垣断壁,却与当地生活融为一体,千年后依然人声鼎沸。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悠闲漫步其中的人们,无论是当地人还是慕名前来的游客,都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恰逢周末,当地青年男女在宫门口拍婚纱照。现代的婚纱与古老的城市结合的恰到好处。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巴尔干三国演义(9):斯普利特,被古罗马皇帝“分开”的城市

​       不得不佩服“分开之城”的含义,在斯普利特,古老与现代看似完全对立,在这里却恰如其分地糅合在一起,既是文明的融合,也是古城遗迹与现代生活的汇集。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