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047
  • 经验

    14091
  • 访客

    1365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furui1011/

个性介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2017-01-18 09:45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曾听说过这样一种说法:在威尼斯游览,拿地图迷路的概率是99%,不拿地图迷路的概率是100%。这句话是形容威尼斯纵横交错的街巷与水道的,既然历史上曾被威尼斯王国所统治过,科托尔的古城也和威尼斯一样。在科托尔城中漫无目的的闲逛,不知道穿过一条狭窄的街巷,在下一个转角处,有怎样神秘的建筑。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科托尔历史上被不同宗教不同种族的政权所统治,小小的城中也就有了数个不同宗教的教堂或修道院并存。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在圣·特里芬广场(St.Triphon’s Square)上,坐落着这是科托尔最著名的大教堂St. Triphon’s Cathedrale(地图编号21)。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双塔上写有年代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这是一座天主教堂,始建于12世纪,于1166年6月19日竣工,就是为纪念殉道者Triphon而建。据说这位同学虽非十二门徒,却在3世纪时受尽折磨,公元809年威尼斯商人从土耳其返航,带回了他的遗物,却屡次因风暴而停留于科托尔。后来其中的一位商人梦到了Triphon,圣人托梦给他,说应该留在科托尔,商人们就在此安居乐业,并建造起了教堂的前身。

       12世纪教堂重建,为三中殿哥特式结构,石材就来自克罗地亚的科尔丘拉岛(Korcula),也就是马可波罗的故乡。1667年的大地震摧毁了科托尔四分之三的建筑,腐烂的尸体引发了鼠疫和黑死病,这是科托尔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灾后教堂又一次重建,然而从不对称的双塔就能看出,第二座塔身建到一半时钱已经用完,只能草草收工。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       这座教堂是黑山共和国仅有的2座双塔教堂中的一座,也是公认的亚得里亚海沿岸最老和最漂亮的宗教建筑。它高耸的钟楼曾经是老城的地标,水手在海上也清晰可见。教堂内更是收藏了许多珍贵的艺术品:包括金银祭器、14世纪的画作等。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另类的《圣殇》​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教堂二楼还有一个小展览,展出了许多圣物。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从二楼看下面的小广场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教堂旁边不起眼的这座建筑,名为Drago宫(Drago Palace,地图编号35),宫殿共2层,北部属晚期哥特式风格,建于14-15世纪,面向广场的拱形通道上的窗户是文艺复兴的样式,有展翅的天使雕刻,南面一层则是明亮的哥特式窗框。该宫很长一段时间用作护士学校,1979年地震后重建时添加了一些装饰性元素,二楼设计成大型沙龙,其木制天花成为哥特式结构和装饰结合的样板。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穿过Drago宫旁的小巷往前走,正对着的就是海事博物馆(Maritime Museum,地图编号36),建于1732年。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以及淘气的喵星人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广场上还有个不起眼的小水池Karampana(地图编号57),建于17世纪末,是当时城里唯一的淡水泉眼,城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来此打水。打水之余也别闲着,张家长李家短,谁家亲戚不要脸……这个广场就有了个不太光彩的称号——谣言广场。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绕过海事博物馆,前面的这座巴洛克风格,带有一个小阳台的建筑名为Lombardic宫(Lombardic Palace,地图编号41),建于18世纪中叶,1804-1806年,俄国大使曾在此居住。沙皇彼得一世和彼得二世都曾在此会见过重要的领导人。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Lombardic宫正对着的这个“迷你广场”上,居然坐落着两座不同宗教的教堂。如此和谐并存的景象,怕是也只有在巴尔干半岛才能见到了。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广场上的圣卢卡教堂(St. Luka’s Church,地图编号23)是城里最古老的基督教堂,建于1195年,早期为罗马风格,后面的圆顶为拜占庭式。教堂内还保存着13世纪的壁画,教堂在17世纪改作东正教,因此,现在神奇地有了两个祭坛。上世纪30年代前,所有死去的教徒都可葬在教堂的地下,历次地震中,它也是唯一没有倒塌的建筑。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教堂背面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简朴的内部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而另外一侧的圣尼古拉教堂(Church of St. Nicholas,地图编号22)可看上去就高大多了。20世纪初时,科托尔城内信奉东正教的人占了70%以上,教会就于1902年动工兴建了教堂,1909年竣工。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教堂顶部双六角庭的结构展现了新拜占庭风格,不得不提的是,教堂顶部的十字架就是典型东正教十字架的特点,由三个十字架相连而成,多出的两横表示耶稣被钉在了十字架上,略微倾斜的角度表示耶稣宽恕了折磨他的人。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不同于天主教堂的是,教堂内没有座位,还有一个称为“iconostasis”的铁栏,象征物质世界和神的世界的分界线。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圣尼古拉教堂一侧,这几幢不起眼的建筑,包括Hotel Marija,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曾下榻于此。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酒店右侧的Franciscan Monastery of St. Clair(地图编号31),连着另一侧的Remains of Dominican Monastery(地图编号32),前身是Benedictine修道院,建于18世纪。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而沿着酒店旁的小巷出去,就回到了起点军队广场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       巴洛克风格的Vandar酒店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巴尔干三国演义(24):科托尔,转角后的风景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