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372
  • 经验

    5075
  • 访客

    132219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h33330015/

个性介绍:旅游达人,多家旅行杂志、专栏和自媒体撰稿人。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2015-06-17 07:54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塔斯马尼亚,这个位于澳大利亚最南端的美丽海岛,让无数旅行者所痴迷,尽管它是澳大利亚最小的州,但是,自然环境保护得最好的地方,未被开发天然地带很多,全州约40%的地方被正式列为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或世界自然遗产。所以,它被认为是澳大利亚最美丽的地方。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塔斯马尼亚是一个去了就不想走的地方,在这里旅行半个月都不会嫌多,如果走马观花的方式,三五天也可以领略到它的魅力。由于国内没有飞机直飞塔斯马尼亚,所以去旅行多为自助游。塔斯马尼亚首府霍巴特,与墨尔本隔海相望,国内直接飞到墨尔本,然后坐飞机或者坐海轮到霍巴特,也是十分方便。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在塔斯马尼亚最佳的方式自驾,如果是独自前往,或者你不想开车,也可以和我一样,用坐大巴加参团的方式也是很方便的。给大家介绍一个几天的行程:墨尔本(Melboune)—(飞机约89澳元)—霍巴特(Hobart)—(大巴约32.05澳元)—朗赛斯顿(Launceston)—(大巴)—罗斯(Ross)—(大巴)—奥特兰斯(Oatlands)—(大巴)—霍巴特(Hobart)—(飞机约79澳元)—墨尔本(Melboune)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塔斯马尼亚的首府霍巴特Hobart,一个美丽的港口城市,其历史悠久,是澳大利亚的第二古老城市,仅次于悉尼。霍巴特最早是荷兰人塔斯曼在1642年航海探险的时候发现的,1802年却成了英国殖民地,当时的行政长官是是罗伯特霍巴特,虽然城市曾经命名为塔斯曼,不过最后还是称为霍巴特。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相比起熙熙攘攘的墨尔本,霍巴特简直就是一座静谧之城,这座小小的城市依海而建,除了参观城市里的古老教堂、市政大厅、银行等古建筑之外,到了霍巴特一定要去海边,看帆船,去霍巴特海边水上餐厅吃吃最著名美食——炸鱼和薯条(Fish & Chips)。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霍巴特的海边游客也不多,可以慢慢沿着苏利文斯角(Sullivans Cove)沿着海边漫步,霍巴特海边的港口,各种游艇静候在码头,天上白云朵朵随风飘荡,蓝色的天空倒映在水上,成了深蓝,更衬托出游艇的雪白。港口也一样的安安静静的,没一点喧闹,水边餐厅上人们悠闲地喝着咖啡、吃着炸鱼和薯条,晒着太阳。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霍巴特以及周边可以旅行的地方不少,有惠灵顿山(Mt. Wellington)、菲尔德山国家公园(Mt.field National Park)、里奇蒙德(Richmond)小镇、亚瑟港(Port Arthur )和亚瑟港的老监狱等等。因为我们没有车,所以只能参加霍巴特当地的旅行团(tours)。我选择的是惠灵顿山(Mt. Wellington)半日游,里奇蒙德(Richmond)小镇的一日游。最后坐大巴,去朗赛斯顿的摇篮山,然后坐大巴返回霍巴特,并沿路参观途中的小镇。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第一天,在霍巴特海边的游客资讯中心,我们坐上tours的中巴,其实就是提供汽车送我们上山,费用大约25澳元一个人。等我们的车上到山顶,才发现真的太美了!在悬崖上俯瞰霍巴特市,连附近的海湾都看得清清楚楚,十分壮观,据说若是天气晴好,站在最高处可以远眺新西兰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惠灵顿山最高点有许多的石头,像是以前的海底的大石头,山上有很多的不知名的灌木丛和植物,还开着花,使得布满石头的山顶显得生机勃勃。山上还有一个徒步的小道,最前端是犬牙交错的岩壁,据说惠灵顿山是最容易遇到冰雹的地方,我们正准备拍照,突然感觉一股寒气袭来,衣袖上就然噼里啪啦响了起来,我仔细一看竟然小颗粒的冰雹,山下还是夏天呢,山上却下起了冰雹。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第二天,去里奇蒙德(Richmond),小镇离霍巴特24公里,是霍巴特的历史重镇。吸引我们的是一座古老的小桥和一座小教堂。霍巴特去里奇蒙德一日游是50澳元一个人,汽车将我留在那里就走了,剩下的时间就是我们自己溜达了,这样倒也自在。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到达了里奇蒙德小镇,走下汽车,感觉像是一个农村的村庄,不过绿草如茵,一切都是那么的干净整洁。横贯小镇的柯尔河(Coal River),顺着小河看到了著名的里奇蒙桥(Richmond Bridge)。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里奇蒙桥大桥是1823年由一群囚犯修建的,后来囚犯不堪虐待,杀死了监工,于是有了很多神奇的传说,说大桥常有灵异事件发生。里奇蒙还有一所监狱(Richmond Goal),据说也是很有历史的,比亚瑟港监狱还要古老。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走过里奇蒙德大桥,我们远远看见了一所在山坡上的教堂,这就是圣约翰天主教堂(St Johns Church),这所建于1837年的教堂,别看很小很小,它可是澳大利亚最古老的教堂啊。比起墨尔本的圣保罗大教堂,这里简直是太简陋了,也太小了,不过简朴中透着一股可以感觉到的精神力量,让人肃然起敬。我们在返回之前,在小镇的小邮局去转了转,里面有很多明信片和小纪念品。小镇上还有一家酒庄,澳洲很多的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都是这里酿制的,还有香皂、绵羊油等自己做的产品,便宜又好。一瓶Blackberry(蓝莓)酿制的红葡萄酒,才23澳元。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第三天,上午继续逛霍巴特,我们乘下午三点钟的汽车,前往朗赛斯顿,坐上Red Line的大巴,YHA的会员卡还有折扣,票价约32.5澳元,行程大约三个小时左右。坐在大巴上,看到霍巴特到朗赛斯顿沿路的小镇很多,大巴都转进去停靠,可以上下车,每到一个小镇发现都格外美丽,于是,我们决定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在这些小镇停留,去走走拍点照片。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大约五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朗赛斯顿,我们住在背包客客栈(Backpacker)。晚上,我们去了附近一个叫做Coles超市买了蘑菇、青菜、大米、麻油和盐,真正做了一餐饭。我们去朗赛斯顿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去看看摇篮山(Cradle Mountain),摇篮山纳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第四天,在朗赛斯顿参加摇篮山一日游,一天团费120澳元,含有门票。经过了近3小时的车程,我们的车终于到达了摇篮山,这里是澳大利亚少有的收费的公园,据说这个费用是环境保护的。下车就直奔摇篮山下的鸽子湖,鸽子湖也称多佛湖( Dove Lake),湖水蓝得不可思议,就像是一瓶深蓝色的墨水倾注到了湖中,湖边白色的野花灿烂开放着,成为摇篮山最佳的前景,景色让人惊叹不已。导游说我们可以环湖徒步一周,大约需要2、3个小时。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摇篮山海拔1545米,两个最高的山峦相对耸立,在群山之中犹如一个英国的摇篮,故而得名,它是摇篮山—圣克莱尔湖国家公园(Cradle Mountain-Lake St Clair National Park)最美的一部分。摇篮山也是一个绝佳的徒步线路,要走完需要大约6天的时间,可惜我们时间不够,只能是走马观花,绕鸽子湖一周,初步体验一番。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据说最佳的旅行方式是沿着80公里长的著名的陆上路线前行,一路向南前往澳大利亚最深的天然湖 - 圣克莱尔湖。在徒步线路中,能沿途欣赏塔斯曼尼亚塔斯马尼亚最高的山——奥萨山(Mount Ossa),可以看到已有六千多万历史的山毛榉树种。在魔法之路(Enchanted Walk)上层层河流旁和茂密的古老雨林间漫步。如果有时间,可以用6—8个小时的时间去登摇篮山的顶峰。还可以花1—5个小时去走走其它受欢迎的步行路径,包括坎贝尔山(Mount Campbell)、汉森峰(Hansons Peak)、曲扭湖(Twisted Lakes)、罗德威湖(Lake Rodway)、丽拉湖(Lake Lilla)以及跳舞场森林(Ballroom Forest)。虽然我们都未能去称这些美丽的湖,不过鸽子湖的美丽已经足以让人叹服。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静谧的湖水,阵阵的花香,木头铺设的湖边摇篮徒步栈道(Overland Tack)长达40多英里,依湖边而建,时常穿过浓密的树林,显得格外幽静,枯死的树枝在湖中显得更为原始和自然,树丫遥指苍穹,彷佛是远古的呼唤,引起人们对它的注意。虽然正值中午时分,温度也很高,不过漫步在树林丛中还是非常的舒适。空中不时看到直升飞机飞跃头顶,飞机下方,挂着一个大型的篮子,游客在里面航拍整个摇篮山。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鸽子湖的湖水虽然看起来是深蓝色的,实际上却清澈见底,也许只是天空的蓝色被水面所反射,水是非常的纯净。虽然湖水很深,由于高度的透明,湖底的石沙等物清晰可见,水下的一切彷佛近在眼前,触手可及。我下到湖边,掬起一把湖水,冰凉彻骨。据说每年这里的11月到次年的4月是徒步的旺季,来旅行的人会更多,徒步线路中有许多木屋都必须提前预定,否则必须自带帐篷露营。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我们从摇篮山出来,从另外一条路返回返回朗赛斯顿,突然车停了下来,我们一看一串小蜜蜂映入我们的眼帘,鲜艳的色彩,一下子让我们的睡意消失,原来这里是一个蜜蜂博物馆,可以免费参观,里面也卖蜂蜜。早就听说澳大利亚的蜂蜜非常好,可惜我们还要到很多地方去旅行,所以无法买点来尝试一下这里的天然蜂蜜,不过我们到博物馆里面买了冰激凌,虽然价格不菲,不过确实好味道。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第五天,我们坐十点钟的Red Line的大巴,当天返回霍巴特,沿途参观塔斯马尼亚的几个小镇。我们六点半就早早起床了,就在客栈不远处,有一个大峡谷,十分壮观,是难得徒步线路。我们简单吃了面包喝了点牛奶,匆匆赶到了一条河边,据说这就是塔斯马尼亚河。早上天空四周还乌云密布,河边几艘游艇停泊在码头,河边水草遍地,感觉十分自然,站在这里看着远景,完全忘却了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即将离开这个美丽的小城。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沿着河边往左走,就看见了一座大桥,穿过大桥就是与塔斯马尼亚相连的一个河谷,两岸都是玄武岩峭壁,虽然长满树木和灌木,不过看得出很陡峭。站在桥上,正对着峡谷,蜿蜒曲折的峡谷看不到尽头。太阳快出来了,光线只能照耀在河谷的一边,树木显得格外葱郁,这就是奔流峡谷(Cataract Gorge)!我们沿着河谷左手边的岸上小路,爬上了山,想尽量往里走,可惜一看手表,已经八点多了,时间却不容我们继续前行。我们依依不舍地沿着原路返回。到了客栈退房,赶到了汽车站。按照我们来时的想法,我们买了分段的车票,第一站是罗斯(Ross)小镇,在罗斯呆三个小时之后,继续搭上后面一班Red Line大巴去到下一个小镇——奥特兰斯(Oatlands),四个小时之后,再上Red Line大巴返回到霍巴特。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上午十点钟,汽车准时出发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罗斯小镇,小镇一如其他地方安静和整洁,在小镇街头的最末端,有一个战争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当年一位年仅20岁为国捐躯的士兵。继续往前走就到了街道的尽头,远处确实一片原野。我们看到有一处小路,于是顺着小路走进去,迎面看到了一颗大树,上面结满了黄色的车厘子(樱桃Cheery)。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继续往前走,就是一片荒原,我们走到边缘,发现小镇到此为止了,我们拿着相机拍了起来。原始的草场,蓝天上白云朵朵随风飘荡,到处充满了草木自然香味,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虽然此处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观,但是自然才是最美的。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罗斯是塔斯马尼亚古迹公路(Heritage Highway)上的一个小镇,据说沿着这条公里有很多当年殖民地小镇,建筑物依然保留着那时的特色。返回的路边上,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教堂,看起来十分古老,据说建于1885年,这些都是当年流放在这里的犯人修建的,距今有很多年头了。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沿着教堂左转一条大道,远远就看见了那座古桥,桥下一条小河穿越而去,不知道是不是人们所说的麦加利河(Macquarie River)这座桥最早建于1821年,倒塌后于1836年重建,名字就是罗斯桥,大桥全部用大石块磊建而成,桥身雕刻有花纹,看起来十分结实而壮观。河水干净自然,河的两岸芳草依依。谁曾想到当年有一万多名女囚流放到这里,建造了这座大桥和教堂。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参观了1896年的老邮局,忍不住给自己寄了一张明信片,就去逛了罗斯镇上的一家二手杂货店,小店全是他们用过的杂物,什么都有,第一次逛二手的杂货店,买了一些旧的纪念品。时间很快就要过去,只有半个小时,就要赶下一趟班车,我们在小镇路边的一家咖啡馆买了咖啡,放下背包,坐在路边享受着阳光,这一刻我们忘却了一切,只在乎那片刻的安宁。我想也许下一次国外旅行,我们不会到大都市,直接到这样的小镇慢慢流浪,品味当地人的生活,看看最自然的景观,享受阳光。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我们上了大巴,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我们旅行的下一个小镇——奥特兰斯(Oatlands也翻译成奥特兰兹),小镇没有罗斯那么有名,在网上几乎搜不到有人在这里旅行的游记。之所以要去,因为来的时候,在车上远远看见了一个大风车。到了奥特兰斯镇上,已经是下午,镇上不仅没看到当地人,就连游客都没有发现一个。不过小镇的民居十分漂亮,小院落前,都种满了鲜花,让人觉得十分温馨,使这座空荡荡的小镇增加了不少色彩。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奥特兰斯小镇上的建筑物多半是用砂石建造的,据说有历史的建筑物就有87座之多,现在大多数都成为了博物馆、展览馆和画廊,但是没看见一间放开的,可能是因为几乎没人光顾的原因吧。这座建于1881年的市政大厅算是小镇的中心了,除了对面的一家小咖啡馆能看见两个人外,同样看不到其他任何人。我们走过这里,恍如走入了一座空城,彷佛时光倒流,我们流浪在十八世纪的街头。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背着背包沿着无人的街道往前行,小镇的尽头是座小教堂,教堂大门紧闭空无一人,我们走累了,放下背包在这里歇息,我想教堂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也不会有人赶我们走。坐在教堂门口,我们坐了好久,内心也格外平静。因为要等到下一趟班车,还有四个小时,我们有的是时间,当时间不显得那么重要的时候,能在一处寂静的小教堂门口发呆,觉得这也是一种浪漫。直到一辆警车驶过,警察很好奇地探头观察我们时,才发觉已经坐了半个小时,于是起身背起背包,继续往前发现更多的美景。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奥特兰斯让我们记忆深刻的不是这个教堂,而是小镇上的那个高达15米的大风车,在街头,远远就能看见,我们走近一看,原来在一处花园之中。这个大风车在很多年前就是一个磨房(Cliington Mill),建于1881年,后来当地的一位居民建造了一个大风车作为动力,成为小镇上有名的面粉加工作坊,此事当年多次上过当地的报纸,磨房前面还贴着当年报纸上新闻照片。我们花了近五十元人民币买了一个尝尝,是咸味的面包,味道不错,加上点我们带的水,算是完成了我们的中餐。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游客中心的一位服务员告诉我们,小镇的上居民多半在这个磨房工作,还告诉我们,小镇后面有一个湖很漂亮。在游客中心的背后,我们没走多远,看见几株参天的大树,一辆汽车停在那里,显得格外渺小,一位自驾的游客坐在车上发呆,也许他跟我们一样,为眼前的景色所折服,也许是是在这里寻找一种宁静,来平复内心的浮躁。再往下行,一处马路下面竟然全是房车,许多老年夫妇坐在小桌子前面,喝着咖啡,看着湖水发呆,这既是度假也是一种享受,难怪小镇都看不到游客的身影,原来全在此处静静地发呆,享受着与都市人不一样的生活。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这个湖叫做Lake Dulverton,原来是因为采集砂石而挖掘成的湖泊,后来湖水渐渐干涸,人们为了不失去这块自然的美景,用人工灌溉保持着湖水。我们慢慢走近湖边,看到了很多的野鸭在湖中游荡,自由自在地觅食,全然不将我放在眼里,我蹲在水边,拿着相机尽兴地拍照。在湖边的大树下,有一个木头的桌子和木凳,我们卸下背包,脱掉帽子,放下全部的装备。似乎有很多的东西害怕忘记,但是记忆却在慢慢逝去,拿出笔记本想记录点什么,但临到动手,却不知道写些什么,于是,干脆静静地发呆。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我们却忘记了一直惦记着的大洋路北领地大堡礁,想不起来我们还要往那里去,甚至不想记起我们从何处而来……。


迷失在澳洲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不知过了多久,乌云密布的天空,滴下了几点雨水,让我们记起还要赶车回到霍巴特。我们背起背包返回了奥特兰斯小镇的街头,背着背包行走在无人的街头,有一种流浪他乡的感觉。或许我们在体会林语堂先生所说的那种流浪式的旅行,或许我们不得不如此,但是我们又要回到现实的旅途,踏上返回霍巴特的旅途,也许是无可奈何,也许还有很多的精彩等待着我们……。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