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372
  • 经验

    5075
  • 访客

    1418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h33330015/

个性介绍:旅游达人,多家旅行杂志、专栏和自媒体撰稿人。

那年我们在黄冈中学,高考没有黄高密卷

2017-06-08 09:31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又是一年高考时,每当看见紧张无比的家长和压力很大的学生,不由得怀念我们当年黄高中学读书的日子,还有那年的高考。每当有人听说我在黄冈中学读过书,一定会说,你们黄高的试卷太虐人了,我很喜欢开玩笑地再虐一次,我们在黄冈中学根本不做黄高密卷。

七十年代末期,我们黄冈中学的学生,除了黄冈地区所在地的黄州镇之外,还来自整个黄冈地区的各个县,都是各地选拔上来的尖子学生,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除了聪明但都比较穷。记得有的同学放假都不回家,因为路费花钱,坐车到县城,还要走十几公里山路到家;还有一个同学背着稻草来上学,稻草是准备作为冬天的铺盖,最后还是老师帮忙买了垫絮给他。

黄冈中学的学生根本不需要家长催着写作业,不需要老师逼着上课,大家都很自觉。记得有的同学上课时会突然站起来,那是因为实在是太困了,为了不影响他人,还站到最后一排。我们当时都知道,如果高考考不上大学,好多同学就要回去种田,或者去务工,残酷的现实已经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与动力。

那个时候,黄冈中学就已经像现在的高校,有住读生,外地的学生,全部住在集体宿舍,黄州镇本地学生就是走到学校上课。 总记得黄冈中学老师经常批评我们住校的同学,因为违反规定,晚上熄灯之后点蜡烛看书,原来是有一个学生拿着蜡烛看着书睡着了,将蚊帐烧着了,最后有学生买了手电筒在被窝里里看书,还有的跑去外面路灯下看书。

至今无法忘记《泉水叮咚响》这首歌���旋律,每天早上六点半开始早自习,我们要五六点钟起床,漆黑的上学校路上,经常听着喇叭放着《泉水叮咚响》的歌曲,伴随着我们一路;吃了晚饭,晚上还要走去学校,参加每天的晚上七点到九点半的晚自习,回到家里就很晚了,再写作业。在大家眼中,一切努力只为了高考。

学生们很穷,很努力,但是老师更牛。我们确实没有做无穷无尽的试卷和作业,但黄冈中学老师上课很认真,出题确实抓得到点。语文课贺少安老师经常让我们将报纸上写得好的文章剪下来,贴在本子上,还定期看我们剪贴了什么,历史课董纪庐老师将历史事件当作故事给我讲,所以几十年之后都无法忘记;地理课林钦良老师上课很特别,让我们模拟坐一个邮轮,从上海到英国,告诉大家将会要经过大些大洋、哪些港口,经过的哪些国家以及地理情况。

当然,我们在高考前的一个学期就上完了所有课程,那一学期就是参加模拟考试,然后老师点评答案,做的试卷确实不少。这些卷子也许流出而成为黄高密卷的一部分,但黄冈中学从未正式承认这些。不过,我们参加高考时,那些高考的题目类型基本上都见过,一点都不会觉得陌生,以至于有些学校当年还举报黄冈中学,说可能我们可能作弊,要不然老师猜题怎么会如此厉害?最后有工作组住在我们学校,监视我们高考。

刻苦归刻苦,我们当年也不完全是死读书,还记得80年的时候,黄冈中学晚自习,还能看投影的电视,但老师只让大家看新闻联播,因为高考的时候要考试时政新闻。更多的时间,还是在学校操场上跑步打球,记得我在学校的时候,就有这些水泥的乒乓球台,我们都很爱运动,一直保持到现在。

至今未找到一张我在学校的照片,因为那个时候几乎没有相机,印象中我借过谁家的一个胶片相机,拍了几卷胶卷,自己在楼梯间的房子里冲洗出来,但照片在多次搬迁中全都丢失了。这张我们同学参加黄冈地区学生运动会的照片,还是我的同学小梅翻出来的,现在看起来好土,当年可是最时髦的了。

我们是1981年参加高考的,黄冈中学那一届的学生有八个班,每个班都大约有五十名学生,当时的大学非常难考,比现在的录取率低很多很多,有些城市的中学以不“剃光头”(一个都考不上大学)为荣。我的高考考得很差,仅过了本科分数线四分,但黄冈中学高考升学率却很高,我们那届有十几个农村的学生,因为没钱继续读高中,竟然要求提前一年参加高考,结果还全部考取北大清华,1986年黄冈中学统计的升学率是90% 。

我们黄冈中学各种测试、模拟考试、期中考试的试卷被全国各地其他学校找熟人拿去练习,甚至是买走了,这就是开始的“黄冈密卷”。后来很多以黄冈中学老师名义出的题是越来越难,但销路很好,据说每年到了考试的时候,黄冈中学周围住满了外地人,他们是搞试卷的,买卖交易使得黄高密卷越来越多,最后,也成为“虐”高考生的工具了。

我们当年还真没感受到被虐过,因为我们的老师都很好,师生关系非常融洽,还记得高考的时候,我们班主任贺少安老师的夫人给住读生开小灶,在家里炒榨菜肉丝,送给住校高考的同学补充营养。还有一个家庭贫困的同学,考上了清华还是北大,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也是老师给的衣服,穿着去上的大学。

当年黄冈中学的大门,翻修过很多次了,早已没有当年的模样,这个十多年前的照片,也只能在资料照片里去翻拍了。想起高考前,老师给我们说得最多的,是让我们不要紧张,要放松,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不够放松,以至于高考成绩平平。高考考试当天,起床的时候,眼前一黑还晕倒了,因为一直熬夜复习,早上五点钟起床。当时确实起不来,故意将闹钟调快半小时,看到闹钟的瞬间就会惊醒。

黄冈中学搬到新校区,老校区变成了黄冈市启黄中学,六年前跑去老校园拍了几张照片,免得日后拆掉了,失去了回忆点。很多在黄高上学的故事仿佛很清晰,但又记不起来,我不得不跟我们当年的班长甄勤建聊了半天,来回忆快乐的中学往事。

黄冈中学现在的校区离现在地 黄州市区并不远,但是我们那个年代,这里已经是非常偏远了郊区了。但是,就是在以前那么狭小的一个黄州镇,考上大学的同学太多太多,好多家庭几个孩子都考上大学,记得我们班的李春、李芳,双胞胎姐妹同时考上一个大学。

当年帮我们考上大学的老师们都老了,2011年黄冈中学同学聚会的时候,我拍这些照片的时候,他们早已经退休,一晃又是六年了。

这次的同学聚会,还有许多老师因故没能见到,甚至还有不在了。黄冈中学的老师们当年没有高薪,没有豪华的住宅,却培养了大批的人才。

班长今天还跟我说起那年高考的语文题目,只有一个字——“树”,假如今天写起来,也许完全不会一样,如果不是当年的那些老师,黄冈中学的学生不可能都成栋梁之才。

有一个黄冈的学生写了一篇文章说黄冈中学是“人间地狱”,还有有一个报道说黄冈学生追忆变态试题,比我们追女生还要难,但我觉得在这个快乐的“地狱”中,还是追女朋友比较难,那个时候大家都在拼命读书,想谈恋爱还真不容易,不过这么不容易的事情,我们同学还成了几对,至今幸福无比的还有。我的同学们大部分都快五六十岁了, 陆续也都退休了, 回忆起来这些,依然无悔在黄冈中学度过的那些时光。

1977年恢复了全国高考,我们经历了中国第五次高考,现在同学们已经是遍布世界各地,许多年也见不上一面,但那些老师和同学们音容笑貌依然在回忆之中;虽然我们上学的老校园已经不是黄冈中学了,但无法抹去我们的那段美好记忆。

更多旅行资讯请关注我的微博:@行者老湖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