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43
  • 经验

    8887
  • 访客

    909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hrvatska/

个性介绍:城市规划的职业病患者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2017-01-09 10:12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46

阅读次数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过去我是喜欢拍街道的,但是年纪大了,街道拍得多了,渐渐就觉得乏味起来——有人才有文明,有文明才有自由,而有镇子才有文化。村子的特点主要是墙和街,只有有了物质交换,有了贸易,有了商业街,有了赶集的地方,精神世界才得以保障。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因此镇子是适合在商业街上走走坐坐发发呆的,但乡村不行。乡村的外表都是呈“拒绝”的状态的,无论是汉族的四合院的整整齐齐的四面墙,还是羌族的又是过街楼又是地道的迷宫。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复杂的迷宫般的巷道,是羌族村落的特色。地都用来种田了,不能浪费在院子里。防御为主,黑色的街道里钻出个人来能吓个半死,然后被本地人“哈哈哈”地笑话。虽然有趣,但是转折得多了,所有的“破碎空间”、“废空间”也就千篇一律起来。所谓的“乡村文化”,在事实上往往被掩盖在高墙之内。这是私密的,家族性质的。只有住进了人家,才会发现更多的,不再是冷冰冰的“业内”趣味来。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桃坪位于317国道上,山下的部分是新寨,是地震之后怕山上的老寨房屋结构出现问题而新修的,很多人都是山下一间,山上一间,然后山上的部分做参观用。有的老人因为腿脚不方便,也为了更好的采光而搬到了空间更大的新寨,有的老人已经习惯了逼仄的空间和黑暗的室内,“搬到下面空间大了也亮了,反而没有了安全感。”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在策划桃坪之行之前,我特意地搜了一下老寨是否有民宿。确实是有的,而且不止一间。我们挑的是口碑最好(也是名气最大)的“尔玛人家”。他家据说原先是本地的大地主之一,现在的客栈就是自家的房子改造的。我们住的那层,走廊上晒着牛皮,毛很粗糙。住进去的时候老板还说,“我们在山下新寨那边开的就没人住,都跑到山上来了。”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老寨的门票60元,虽然要收门票,但是如果晚上6点之后,早晨7点之前进去,便默认是要投宿,是为旅游业做了贡献,便是不要钱的。他家的院子最后就做了停车场用,晚上6点之后就能一路开车到老寨里——那条路就是方便老寨里腿脚不便的人下山或者就医用的。


1 266.jpg

房子是老的,菜谱也是老的。山区的羌族一般不常食新鲜猪肉,都是将猪宰杀后去毛,剖成两半或切成几大块,吊在房梁上熏烤制成“猪膘”,存放时间一般为一年。一层以火塘为中心,周边老鼠爬不上去的地方,都挂着腊肉。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比如整个猪的后背的肉,还带着尾巴呢嘿!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因吃鲜菜的时间只有几个月,常年多食用白菜、萝卜叶子泡的酸菜,以及青菜做成的腌菜。每道菜的名字都让人不明觉厉,最后只好闭上眼睛瞎指。好在味道都不错,有的还很独特。即使不住在这里,有的人也会专门过来吃顿饭再回去。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灯影牛肉味的拌核桃花——还没长成“毛虫”的时候摘下来腌的。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洋芋糍粑,原来是做成酸菜汤的样子。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厨房,都是打工的,还叫我们“拍美点哈”。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说到羌族,一般人最感兴趣的自然是碉楼。虽然也在网上看了很多建筑业界的分析图、剖面图,但总不如真正自己爬一次觉得真实。碉楼是住宅的衍生品,但并不是每家都需要碉楼的——都是地主,谁来当农民啊?一般来说,村子里的头人家和最有钱的人家会建,而他们也要负责保卫全村的安全。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碉楼的底层,只要有空间,哪怕再小,都是挂肉的。虽然“外壳”是石头的,内部也依然是木承重。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羌族也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一看发源地就在偏西的地区),甚至尊周武王为灭商复羌的英雄。《说文·羊部》:“羌,西戎牧羊人也,从人从羊,羊亦声。”《诗地理考》曰:“羌本姜姓,三苗之后,居三危,今叠、宕、松诸州皆羌地。”《史记·五帝本纪》云:“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后汉书·西羌传》说:“西羌之本出自三苗,姜姓之别也。其国近南岳。及舜流四凶,徙之三危,河关之西羌地是也。”所以早年氐羌族群不是一个单一的民族,甚至是包含了投降并发配西部作为屯田兵之用的的“三苗”的群体,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只是游牧和兼作的生活方式。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因此bug就来了——这也是一群从平原和半山区迁入山区的民系,因此也没有“学习好”如何与山地和谐相处。与苗族类似,建筑的二层才是“首层”,底下半架空的是“负一层”,只是苗族用木柱,羌族用石头而已,作为储物间或者饲养之用。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用石片砌成的平顶房,多数为3层,每层高3米余,房顶平台用木板或石板承重,是脱粒、晒粮、做针线活及孩子老人游戏休歇的场地。由于室外活动多在屋顶,因此“上屋顶”的姿势也花样繁多,从屋内上,从屋外上,还有些楼间修有过街楼(骑楼),以便往来。本来其实就是普通的居住,四处往来得多了,就走样变成了“地道战”。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等爬到了高处,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每家的屋顶都会有个三层的台,放着一块白的石英岩。如果没有石头了,拿高岭土也要硬糊出来一个。这是因为白色石英石在羌族诸多崇拜中是最高等级的图腾崇拜。白石是传说中蕴藏火种的器具、打仗时取得胜利的武器。在任何一家族的房子建成以后,在房顶最高处都要举行“勒色(白石神台)”安放仪式,围绕神台要做一系列法事,这是多白石崇拜中的火、太阳的崇拜观念体现。这种崇拜甚至一直“污染”到了嘉绒地区。


【桃坪】屋里皮草肉林,屋外碉楼地道战

桃坪乡不仅仅是山下317国道那一片,山上还有,在山下那一片的最西边有条水泥小路拐上去,一直通到山里。老板说最顶上还有个更加原始的村子,曾头村,虽然不像桃坪一样有碉楼,但是因为去的人少,更加原汁原味。但是我们想去的时候,小路被车堵了,终究没有上去。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