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43
  • 经验

    7090
  • 访客

    180449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hrvatska/

个性介绍:城市规划的职业病患者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2016-03-29 19:42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3,930

阅读次数

“萌”(萌え/もえ),可以被理解为“个人因着人物的某些特征而萌生共鸣感觉”,并非与“可爱”等价,因为除了“可爱”外,也可以由其他特性起发萌感——比如,为什么长江下游,“东吴”一带的春天,看上去那么“小清新”呢去拍小清新,沿着长江走走,不要过了安徽,不就可以了吗气候一样,植被也类似,为什么一定要去日本呢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江南的春天来得比较早,2月底双鱼座的时候,就能见到有花开了。而开得最早(仅次于腊梅)的,未必是桃花,也许是山茶。等到春分白羊座登场的那会,已经是桃李莺燕,甚至,天气再暖点的话,连樱花也要开了。总之,几乎每周都能看到新的花开,很是热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4月初,中国有清明节,欧洲有复活节。同样的纬度,春天到得也同步。不光是开花,很多食材也上了街,比如很多贝类,比如河鲀,比如蚕豆。江南吃菜讲究时令,过期不候。有芜湖的地头蛇喊我过去吃水菜(一种黑色的贝),于是,就抽个周末,坐上高铁,过去了。

南京(江宁)到安庆是有高铁的,但是车少,从上海始发的,每天只有4班。这段高铁一直走长江南岸,从沪宁线出来后,走马鞍山、芜湖、铜陵、池州,然后过江去安庆。宁安高铁是沪汉蓉高铁的一部分,现在还差九江—安庆或者黄冈—安庆那段没有建好。如果有人注意过,2012年的时候,上海到成都原本是有动车的,南京、合肥、六安、武汉,然后襄阳、十堰、安康、达州,就进了四川。但武汉到达州那里用的是老线,在2012年高铁降速之后,原来13个小时被拉长成了20个小时,人们宁可坐夜班火车,于是,动车仅仅通了8个月,就取消了。但现在新的高铁,确实是新线了。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段的长江不算宽,甚至貌似未必有更上游的武汉宽。虽说是“皖B”,却总被地头蛇说成“我们十八线城市”。市区面积小,高楼也不“茂盛”,但却是开过埠的,1876年太平府开埠没开在当涂,而是开在了芜湖,因为这段的航运和停泊条件更好。开埠的地点在长江边,而县城旧址在青弋江边。于是,租界和县城之间建了一条马路,本地人叫“长街”,往北还有二街。长街上都是青石板铺成的,规格很高,现在街边还能看到ArtDeco时代的厂房旧址。江边的雨耕山(其实就是个坡)上是英国领事馆的旧址,旁边还有民国时期西班牙人建的学校,解放后变成了机电学校。因此,虽然芜湖“古称鸠兹”,却还真不是老土的“鱼米之乡”。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江南”是个可大可小的名词,狭义来说,苏锡常和上海,甚至南京也要被嘲笑成为“白完省会”。广义来说,长江之南,全是江南(江南丘陵的定义)。如果不那么狭义也不那么广义而言,古代中国是有“江南省”的,后来变成了江苏和安徽,省会搬迁则用了30年。所以芜湖算不算“江南”,也算是个严肃的问题了。

当然,更准确地来说,芜湖是“皖南”。安徽被两条河切成了3部分,淮北、淮南和皖南。“江苏”和“安徽”的得名是有道理的,每个省都会有一个“帝都”和一个“魔都”,两边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因此“苏州的苏”总是挤兑“江宁的江”是“苏北人”。“安庆的安”和“徽州的徽”本来也是一样的,不想安庆和徽州后来发展都到了瓶颈,“对峙”的双方变成合肥和芜湖了。

于是芜湖菜就躺枪了。很多人以为芜湖菜属于徽菜,但其实不是的。芜湖和马鞍山一带原先叫太平府(和县不算),府治在当涂,毗邻江宁府,是地道的淮扬菜——所以“淮扬菜”中的“淮”字是不能删的,淮扬菜在皖南的“势力范围”要到铜陵为止,删了的话,合肥和芜湖就傻眼了。一说“淮”字是“淮安的淮”,但分明古江南省的省会在南京,南京是帝都,扬州是魔都,“菜系”自然是围绕着文化中心发展起来的,江南省分治之后,“淮南的淮”才变成的“淮安的淮”。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既然也是淮扬菜,那么在芜湖吃干丝和灌汤包自然是少不了的,地头蛇也没少吐槽扬州的包子和南京的干丝。耿福兴的鸡火干丝(鸡肉蓉+火腿丝)自不必多说。但现在是春天,还是要介绍个时令物儿,那自然就是河鲀了。鲀形目鲀科(四齿鲀科)都是淡水鱼,全部叫河鲀,区别在于花纹。河鲀的样子蠢萌蠢萌的,还有4颗三角形的大板牙,一看就“宅”,游不快,想要存活只能靠吓唬别的动物和带毒了。繁殖期(大约6月)前的河鲀毒性还算小,等到繁殖期的时候,肝脏、卵巢和皮肤便都带剧毒,民间所谓“拼死吃河鲀”,就是如此。然而2001年的时候人们发现了养殖河鲀控毒的方式(大致是低毒的个体近亲繁殖),于是养殖的河鲀毒性越来越弱,到了非繁殖季节,也就变成了随便吃的玩意。


说完了蠢萌的河鲀,还要说说别的“萌”。春天自然是万物萌发的时节,但江南、淮南和皖南的春天却又有与众不同之处。如果将皖南山区抛开,“淮扬”的春天,与日本的春天很是类似。无他,气候近似而已,虽不至于像上海和杭州那样“山寨”到连季风性海洋气候也如出一辙,但同样是温暖、湿润但不多雨、色彩淡雅的。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我之前喜欢画粉笔画。买“粉条”的时候需要挑用得多的颜色,因此会对比各个国家产品的偏色问题。国产的是以华北的色调为准,日本的牌子以粉蓝和粉红系列为主,所有的颜色的明度都很高,饱和度低一些;荷兰的牌子也是明度高,饱和度低,但是却有很多种蓝绿色;德国和捷克的牌子,颜色则要重很多,什么普蓝、枣红,一看就到了秋冬。“国家”的差别,也是气候的差别。中国比较大,在北京自然用不上日本的颜色,荷兰的可以用上一半,另一半是捷克的,但是在江南,只需要日本或荷兰的牌子,一种就行了。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说到赏花,大部分人都会在春天跟着桃花、樱花、油菜花“迁徙”。但是静下来看看周边,会发现很多东西都在开花,有的小得几乎看不见,但是只要用心,还是能看到的。只要用心,美好的东西一直都在身边,这不就是小清新、小确幸、萌,本来的样子么


【芜湖】萌破东吴万里船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