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43
  • 经验

    4310
  • 访客

    66308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qq119924709/

个性介绍:【素走世界】用心度量世界,传递正能量,弘扬真善美。

揭秘非洲原始部落奇异风俗 男人婚前得裸奔 女人求爱得见血

2017-02-24 03:16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阅读次数

在奥莫河谷的原始部落内有着许许多多神秘的习俗,如骇人听闻的割礼,而哈莫族的成人礼则充斥着满目世俗的荒唐与残忍下进行的。哈莫人必须经历这个仪式后再进行割礼才能得到成长的认证。

在图米尔的第二天下午,朵姐说今天可以看到“跳牛”,原来我们是刚刚错过了一场,原本今天是没有跳牛的,后来经过旅游局的人员极力协调,专为我们安排了一场。“跳牛”是哈莫族的成人礼,哈莫族的男孩满15岁就要举行一次跳牛仪式,只有完成4次跳过牛背才能算跳牛成功。

这样才表示成年可以名正言顺地结婚生子。“那有人试过跳不过的吗?”素素问朵姐,“当然有,有些人年年跳,跳到四十岁没过也有,但没跳过也可以娶妻生小孩,只是得不到部落的认可。”朵姐说。意思说,跳牛仪式就是部落中对成年男子的一个考验,只有合格通过才能堂堂正正地成为男人。

为了占拍摄位置,我们午饭后就到达跳牛现场。我们的车子停在路边,换上了吉普车经过一条干涸的小河到达一片小树木外。司机示意让我们走路到对面的树林,这时树林内已经来了不少游客,欧美人居多,团团地围了一个小圈,我们找了个地势稍高的位置开始站岗准备。

哈莫族的女人们个个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用色彩鲜艳的布和兽皮围成裙子,两臂緾上彩编织带,两边膝盖戴上了挂满铃铛的脚圈,开始陆续地走到并不宽阔的空地上开始围成一圈开始不停地跳舞,铃铛随着动作的起落发出整齐的响声。稍作停顿后又重新围上来拿着小角号,边吹边跳,就这样断断续续地持续跳了好长一段时间。

中场休息了一小会后,看见树荫下几个男孩正在用颜料在脸上化妆。当重新开始后,哈莫族的女人们重新开始了舞步,只不同是这回她们手上除了角号外还多了一条长长的荆条。

舞步一停,两个男孩进入了女人群中,其中有几个少女拿着荆条一边跳跃一边走到心仪的男孩前面递给男孩,男孩则狠狠地向少女身上鞭打,瞬间皮开肉绽,场面十分残忍。

可被鞭打少女脸上不仅丝毫没有痛苦而且都流露出非常欢愉的表情,长得帅的男孩往往十分受欢迎,少女们都争先恐后地拿着荆条围上去,少女间还因为争抢执鞭人而推撞争吵起来,一幕古代帝王后宫争宠上演着。

现场看到有些少女想让男孩鞭打还遭到无视,还有的因为男孩鞭打得不够狠,女孩还要求重新鞭打第二次,还有些少女拿着荆条追着男孩要求被抽打的,看到这情形不仅让人感觉到目瞪口呆。据朵姐说,鞭打得越狠代表最爱。

哈莫族人觉得女人身上的疤痕越多越深就越美丽因此越多人喜爱,为了得到更多男人青睬,少女们都不惜一切“求抽”,据说政府有意取消这种残忍的仪式,可受到哈莫部落女人坚决反对。

临近傍晚时分,忽然一阵骚动,人们纷纷向树林的另一方向走去,原来,跳牛在山上另一块空地上进行,我们纷纷收拾好器材跟着人流向山中走去。山上的空地已经密密麻麻地围了几重人,换了好几个位置才勉强找到位置。

不一会,牛群伴着飞扬的尘土进入到空地中央,而哈莫族的姑娘们继续围成圆圈扭动着满布伤痕的躯体,越发兴奋地跳跃。接着今天跳牛的主角祼身登场,脖子上交叉挂了条黄色的带子,开始进行跳牛前的祈祷仪式,因为距离有些远看得不太清楚,大概看到一个长老拿着一个木制生殖器,然后套上几个铁手镯,再倒出,据说这是一个洗礼仪式。

仪式完毕后,长者们走向牛群开始挑选用作跳牛的牛只,然后把选中的牛牵着列成一排,牛头和牛尾各一群男人用力固定牛不让它们走动成牛桥状。跳牛的主角准备好走到“牛桥”前一溜小跑然后快速跃上牛背,快步踩过“牛桥”后落地如此反复数回便大功告成,正式告别男孩成为男人了,动作利落,过程非常快速。朵姐说跳牛者一般练习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始跳牛,因此除了少数人外,大部分都能跳过的。

当整个仪式完成后,已经日落西山了,哈莫族的女人们又再次聚在一起欢呼跳舞庆祝跳牛成功,现场的游客纷纷离去。估计看到这里很多人会谴责这种血淋淋的成人礼,不齿这种野蛮愚蠢的求爱方式。

可是转念想想,现代的方式比起他们也没有文明多少,多少人为了美去挨刀子整容,为了钱放弃底线,人类只要有执着就一定有愚昧,只是以不同方式呈现,人类的生活方式进步而道德精神却在退步,无穷无尽的欲望和愚昧只是包装了一层美丽的糖衣,自感高贵而已。世界的光明与阴暗,美丽与丑陋皆从人类的念头思想产生,念想驱动行为,行为的持续形成命运,因此不管哪种类的人,只是习性不同,但内在的共性都是相通的,真的没有谁比谁高贵。

素走世界:

环球旅行者,自由撰稿人,新浪签约自媒体,视频博主,旅行玩家,新浪秒拍达人,多平台自媒体,OTA旅行家。乐途专栏作家。早橙自媒体联盟成员,中国摄影师协会会员,两年行走经过五大洲,三十多个国家。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