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89
  • 经验

    4240
  • 访客

    31641

【重庆】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2017-10-03 15:11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3,033

阅读次数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我的“古镇情结”大约要追溯到十年前了。那时源于买了一本汇总中国众多古城古镇的旅游书,其中一页写到重庆龚滩古镇,一张照片里天险乌江奔流不息,江畔一座吊脚楼上高悬一串火红的灯笼……那张照片至今记忆犹新。从那时起龚滩古镇就住进了我的心里。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十年间,我陆陆续续走过了那本书中提到的几十个古镇,而唯独龚滩却迟迟没有涉足。这其中有交通不便的无奈,也有缘分未到的黯然。经历过时间的等待,才更加体会到拥有的美好。这个秋天,我终于来到重庆酉阳的龚滩古镇,圆了这场十年之久的梦。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地处重庆市酉阳县、彭水县和贵州省沿河县的交界,乌江、阿蓬江的交汇处。自古以来便是川渝、黔、湘、鄂客货的中转站与物资集散地,终日舟楫列岸、商贾云集,素有“钱龚滩”之美誉。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九月的龚滩古镇,仍未见秋色,满眼盛开的三角梅花枝,甚至让人误以为走进了春天的龚滩。我好想知道这片土地上的龚滩人是不是天生浪漫?才能让这样一簇簇的艳丽花朵,开遍古镇每一个角落而并不喧宾夺主。将本应硬朗坚毅的天险城池点缀得充满了春日柔情。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含蕊江之叶,临风艳一城”。寻常百姓的家院门前,古朴老街的石墙缝隙,奔流不息的江水之畔,巍峨壮丽的山峦脚下……当最美古镇遇见最美三角梅,便催生出一份醉人的温柔。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来到龚滩古镇就不得不提到它日夜守护的天险乌江。据史料记载,明代万历年间山洪暴发,凤凰山南麓垮塌的岩石填塞乌江而成了这条流域上著名的险滩——龚滩。上下过往船只不能通行,遂而逐渐形成古镇。至清朝光绪年间,龚滩设四川盐务总局,开凿纤道,川、黔、湘、秦的商贾、脚力、纤夫云集于此,互运商货。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如今乘船游览乌江之上,很难想象出曾经这里船只如梭,商贸繁荣的景象。那铮铮铁骨的乌江纤夫们,一队队地将货船从险滩恶水中合力拉出。他们屈着身子、背着纤绳。一旦不幸滑落江中,没有人能够将他从奔腾的江水中救起。马上会有顶替他的另一名纤夫赶上队伍继续拉船,直到安全将船拉到指定的地点,纤夫们才能回到起点共同祭奠遇难的人。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一千多年过去,没有人能说清这条乌江水中淹没了多少历史,又淹没了多少岁月。一条乌江,既承载着龚滩的情,也象征着龚滩的魂!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在龚滩的三天两夜,我踏遍了古镇的每一块石板路,试图寻找记忆中古镇书籍里那幅打动人心的画面。终于在半山腰一家观景楼宾馆顶层的阳台上,我看到了似曾相识的景象。乌江蜿蜒穿行,江的对面便是隶属贵州省的悬崖峭壁,这一边成群的吊脚楼依山而建,层层叠叠。大红灯笼高高悬于房檐下,好像在诉说着千年的情愫,令人不禁沉醉其中。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画家吴冠中来此写生时曾感叹她“是唐街,是宋城,是爷爷奶奶的家”。面对这千年古镇的迷人风姿,吴冠中先生的著作《老街》由此诞生。古镇三日,宁静而安详。时间过得可比那乌江水慢得多了!悠闲散步,在书屋里写下一张给自己的明信片,寄出一份对未来的希望。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顽皮可爱的小狗;背篓中的婴孩;憨态可掬的弥勒佛石像。想不到千年的古镇中也有着现代人憧憬的“小确幸”。时空交错,总让人恍惚,此时此刻,究竟是何年?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谁又曾想到,世事无常,眼前这座美丽幽静的古镇其实是2007年按照一比一比例重新复建的“新”古镇。拥有一千七百多年历史的龚滩古镇,随着2005年彭水电站项目启动、2007年电站蓄水,古镇居民的生命安全和财产受到严重威胁,无奈整体搬迁至距离原址一公里的地方,也就是如今我们看到的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我不知道这过程中龚滩和龚滩人经历了怎样的艰难与遗憾,惋惜那座沉睡江底的千年古镇的同时,也为眼前这座龚滩古镇的崭新面貌而感慨。无论经历过千难险阻,龚滩古镇总算以另一种方式保留和延续了下来,未来的日子她仍将带着她一千多年的情与魂,继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守护着乌江,守护着家园。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漫漫十年路,终得以梦圆。而这龚滩一梦,却胜似千年!

龚滩古镇,天险乌江畔的一串火红灯笼

关于作者彩虹帮二当家

旅行家、摄影师、客栈小老板……这些都是梦想!

新浪微博:@彩虹帮二当家

个人微信:rainbowfaction (请注明来源,拒绝闲聊)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