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98
  • 经验

    10984
  • 访客

    1496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sword/

个性介绍:我就是那柄锈剑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2017-07-12 10:26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位于长春市的伪满皇宫,是中国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充当伪满洲国皇帝时居住的宫殿。“九一八”事变以后,溥仪在日本人的扶持下在伪皇宫度过了13年的傀儡生活。如今,这座宫廷遗址早已改建成了博物馆,成为中国现存的三大宫廷遗址之一,同时也是日本军国主义武力侵占中国东北、推行法西斯殖民统治的历史见证。
溥仪的一生也许称不上传奇,但从称帝伊始的清朝从衰败步入灭亡,群雄割据军阀混战的民国,以及最终被疯狂的文化大革命审判的他,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中罕见的经历了三起三落的人物,更重要的,他曾经是一位被四万万中国人景仰和膜拜的皇帝,而这个无权选择的特殊身份使得溥仪自从见到慈禧太后那一刻起便成为了中国历史的见证者和牺牲品。一生功过,自有公议,但以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人的角度来看,溥仪给世人留下了太多的唏嘘……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伪满皇宫的规模虽然算不上太大,但是结构复杂,每个楼里几乎都是左一厅右一室,而且设施也尽显奢华。这些建筑中西风格结合,中日风格并存,在中国宫廷建筑上是独一无二的。伪满皇宫分内、外廷,内廷是溥仪及其家属的生活区,外廷是溥仪处理政务的场所,眼前是内廷“缉熙楼”的走廊和楼梯。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溥仪的卧室,大床为雕有二龙戏珠图案的红木床。虽然是大床,溥仪却始终保持独居的习惯,晚上休息时只有自己在这个房间。溥仪一生四次结婚,娶过五个女人,却因为自身生理缺陷,令几个妻子全过着守活寡的日子。不正常的生活,也是使他从生理上的苦闷转向内心极度苦恼的重要原因。而溥仪的非正常心态,其实早在进入清宫不久就开始了的,后来,溥仪也曾懊悔地回忆说:“在我刚刚进入少年时期,由于太监的教唆,我便染上了令人可恶的自渎行为。在毫无正当教育而又无人管束的情形下,我一染上了这个不知后果的恶习,就一发不可收拾,结果造成了心理上的病态现象。” 溥仪三岁继位,一个三岁的孩子失去父母的呵护被一群陌生的人照应着,这群人也只是给予他生活上的照料,并给不了关怀和温情,这对幼小的孩子是残酷的。幼年时因离开父母缺失的安全感,少年时放纵自己的荒唐经历,以及成人后颠破流离又遭软禁的生活落差,在这多种因素下,导致了溥仪暴躁古怪性格以及加剧了阳痿的悲剧。这样看来,溥仪的一生是悲惨的,是令人唏嘘的,对于当事人自身来说实在是悲哀,由此受到牵连的还有其配偶。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在溥仪卧室的对面,卫生间的抽水马桶旁边设有一个小木桌,上面摆放着一叠文件,这便是溥仪“马桶皇帝”的来源。据导游介绍,溥仪有便秘的毛病,每天早上坐在坐便器上,奏事官双手举过来需要过目裁定的文件,溥仪就这样坐在马桶上,批阅着文件。当然,他只是个傀儡皇帝,批奏的文件他并没有否决权,基本上是无条件地通过日本人所需要的发令。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溥仪的理发室,溥仪平时理发梳妆以及注射男性激素都是在这里的。面对自身的生理缺陷,溥仪似乎也在做着努力,他寻遍了中外名医,还经常注射男性激素。据溥仪侄子毓嶦回忆说,他每晚都要为溥仪注射男性激素,直到离开伪满长春为止。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溥仪的书房,溥仪会客与办公大部分是在这里。当年伪满洲国时期日本关东军高参“吉冈安直”,经常是一天之内要见三四次溥仪,不需要任何人的通报,直接就可以进入到这里。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溥仪的中药房,由于溥仪从小身体就不好,大小病缠身,所以喜欢自己在家里抓药后安排人煎煮后自服。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皇后婉容的卧室,囚住在这间豪华房间里度日的“皇后”,生活过得却并不幸福。婉容出生于官宦之家,家境富裕,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从小就接受西方文明的熏陶,可以十分流利的使用英语交流,她的西化程度要远高于溥仪。才貌双全的她17岁就被选入宫侍奉溥仪,可惜,那时的溥仪已经丧失了男人的功能。在大婚当天的晚上,婉容被孤零零的扔在坤宁宫,即使婚后溥仪也从未和任何一位妻子同过房。长期孤独寂寞的婉容先后和溥仪的两名贴身侍卫发生了关系,后来被溥仪发现,被暴怒的溥仪打入冷宫,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彻底破裂。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婉容的书房。被溥仪打入冷宫的皇后,备受冷落,几乎没有人身自由,被困在高墙华房之内,终日吸食鸦片,聊慰孤寂,渐渐形成依赖,成为瘾君子。婉容的性情也因此变得喜怒无常,终至精神分裂……。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勤民楼”里的西便殿,是溥仪日常办公,学习,非正式接见日伪官吏以及重要来宾的地方。伪满初期,雄心壮志的溥仪非常“勤政”,天天跑到这里来办公,但当后来终于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傀儡皇帝时,就很少跑到这来了,甚至连勤民楼都很少来。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当年,伪满洲与日本签定《日满议定书》的桌子。在这张桌子上,傅仪将伪满洲国的国防、治安全部委托给日本人,并由日本人管理伪满的铁路、港湾、水路、空路,日本军队所需的各种物资、设备由伪满政府负责供应。东北主权被拱手相让。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1934年3月1日,溥仪就是在此举行了一生中的第三次登基大典,正式成为伪满洲国的傀儡皇帝。据说溥仪一开始是身着光绪皇帝的曾经穿过的龙袍,在当时的长春南郊杏花村祭天,日本人很生气,把他“请回”这里,让他身穿伪满洲国的大元帅服,正式举办登基大典。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保卫处,负责溥仪身边侍卫、出行及典礼时扈从事项。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勤民楼的建筑中央,有一个种着杏树的天井。当地的老人称天井种树是意味着溥仪将被日本人困在这里,也有人称这是一颗杏树,长出天井意味着婉容皇后红杏出墙,更有传闻称这棵树不结果,象征着溥仪无法生育。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传说,这棵树种于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些传说不过是当地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吉林长春·走进末代皇帝最后的宫殿

溥仪供奉列祖列宗牌位和画像的奉先殿。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