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80
  • 经验

    3660
  • 访客

    111983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yutianjiu/

个性介绍:爱扯淡撰稿人,不靠谱摄影师。祖于关外,生于三晋,长于东海,苟活于帝都。偶尔装贤良,经常耍流氓。数学不好,戒素。道德堪忧,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少数分子。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2018-08-17 09:31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MAURITIUS,喻添旧CALVINYU 原创图文 ®版权所有 毛里求斯丽世酒店系列之三

在我住的传奇丽世度假村LUX* Grand Gaube里有六间风格和风味迥异的餐厅,提供包括秘鲁菜、土耳其菜、地中海风味、中餐和日料等地道的各国口味精选。连续飞行的后遗症令我每天三省吾身: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吃点儿什么呀?世界越来越小,胃口越来越大,想要吃遍全球,已经不必跋涉千里。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在传奇丽世度假村LUX* Grand Gaube,你可以在Palm Court棕榈庭自助餐厅尽享环球美食,也可以在海边的Beach Rouge红色海滩餐厅享用慵懒午餐和浪漫晚餐,可以在Bodrum Blue土耳其餐厅找到地道的烧烤,还可以在丽世咖啡Cafe LUX*品尝新鲜烘焙的咖啡和甜品。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在成人专属区的朗姆酒树屋Rum Tree House中,数不清种类的各式朗姆酒等着买醉客的到来,BB's里供应着独一无二的汉堡简餐,而黄昏后开门纳客的G&T Club金汤力俱乐部将这款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鸡尾酒又提升到了新的境界。还有收藏了300种葡萄酒的Tastevin酒窖,可以在这里品尝所有收藏。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传奇丽世度假村LUX* Grand Gaube中公认的最棒餐厅当属秘鲁风味的INTI,无论用餐环境还是食物的口味都绝对堪称典范。餐厅由一个咖啡吧兼酒廊空间和一个用餐空间联通组成,暖黄色的灯光透着古朴的南美风情,无论是牛排、烤鱼还是红虾都鲜美又精致。INTI是印度洋地区唯一的秘鲁和阿根廷风情餐厅。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Bodrum Blue餐厅位于度假村的海湾角落里,坐拥最佳的印度洋景观,风格以海蓝清爽为主,与色彩鲜艳极具丽世特色的Beach Rouge红色海滩餐厅遥相呼应。室外波澜壮阔,室内却清新宁静,主打扎实的土耳其肉食烧烤。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自助餐厅棕榈阁Palm Court面朝大海,与户外泳池相比邻,使这里成为一处凉风习习的亲水所在。来自菲律宾的大厨Dato Dranreb站在专属于他的Hot Stuff柜台前,正将一粒粒三文鱼“卷寿司”摆盘上桌,在毛里求斯的几天里,我因为从未见过他制作过“握寿司”而将其看轻,直到那一晚的铁板烧之夜到来。握寿司依然没有出现,但Dato挥舞叉和铲,将金枪鱼排“玩弄”于直袭顶棚的火焰之中,用恰到好处的火候和精确掌控的调料,以及如同舞蹈的杂耍填饱了我的胃。没错,在毛里求斯就应该吃金枪鱼。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金枪鱼、马林鱼,以及被称为小青龙的印度洋青龙虾是毛里求斯最优质的海鲜出产,尽管在冬季的毛里求斯北海岸潜水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你能看到的东西不过是朦胧的珊瑚和浑浊的海水,但在路易港的码头,海鲜交易如同Dato师傅燃起的炙焰一样热火朝天。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说实话,海产这种东西总归是越小越鲜入血液,越大越味同嚼蜡,可是龙虾那么难吃,人们却总乐此不疲地将它列入旅行度假菜单中,归根结底还是屈服于“来都来了”的心态——谁会没事儿平时在家就吃龙虾玩儿呀。闻名世界的,为旅行者所津津乐道的野生波士顿龙虾曾经因为数量太多没有人吃而被称为“穷人之鸡”,不过时过境迁,如今波龙身价暴涨,而穷人真的只能吃炸鸡和面包皮了。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LUX Grand Gaube丽世传奇度假村中的榕树餐厅Under the Banyan将“贴近自然”做到了极致,那里是这座庞大度假村的“成人准入区”,安静而隐秘。茂密的榕树林下几套固定于地面的桌凳构成了独特的用餐区。这家餐厅“标榜”最地道的毛里求斯当地风味,鱼虾每日出海现捕,肉食来自岛屿乡村,朗姆酒由餐厅自酿,一切都为保留毛里求斯这个拥有多元文化和复杂欧洲殖民历史的非洲东海岸小国的独特性和原生化。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据说第一个到达这座岛屿的人是达·伽马和他的葡萄牙船员,那时候岛上还荒无人烟,之后到来的荷兰人将“毛里求斯”这个名字创造了出来,再后来法国人和英国人依次将占有这里的“欧洲前辈”赶走,直到1968年毛里求斯独立。欧洲人永远地带走了渡渡鸟,只留下了朗姆酒酿造技术和一望无际的原料甘蔗田,这对于毛里求斯来说是一场不划算的买卖。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在哪儿?我吃点什么呀?

我一边喝着咖啡香草味的朗姆酒,一边思考着昨天的渡渡鸟,并在当地厨师精心准备的包含猪肋排、咖喱鸡和炸肉饼的丰富菜单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炭烤小青龙。
不为别的,来都来了。

#毛里求斯丽世酒店系列之三#

1
+1
您已经赞过了